恩惠

螢幕快照 2017-12-06 下午6.10.41

如果勞工可以自由選擇何時放假,今天還需要修法嗎?走過街頭的人就可以對街頭的人指指點點?我們期待政府跟法律的介入去遏止愚蠢的勞資協商,期待選出來的代議士能為勞工集體議價。到目前為止我對民進黨徹底失望。不單純只是法條的問題而已,二十幾歲的世代大概已經覺得民進黨是廢物了。鬆綁七休一、輪班間隔八小時到底是有多大的好處,值得我們的政府如此護航?如果一個政府連這種最基本原則都沒有辦法堅守,你還能指望它為弱勢的人民做些什麼?

一切都靠協商,這是政府給你的最大恩惠。

依賴

我的心很小,小到只能容得下很少的朋友,
一旦被認定,就會付出的比別人多,
屬於比較黏朋友,甚至時不時會一直「騷擾」人家的那一型。

我知道很多時候對對方來說是個負擔,畢竟他們也有自己的生活要過,
心裡越害怕對方離我而去,就越小心翼翼。

最近太累了,各種壓力,覺得好像什麼事都是衝著自己來的,
已經太習慣依賴你的依賴,所以當我解讀你的訊息為「感到壓力」「不喜歡」時,
感覺到內心的某一處正在崩解,難受的存在著,
想要儘可能的逃離一切跟你有關的事。



我一直以為是你需要我。

直到有一天我才發現,實際上是我更需要你。
覺得委屈難過的時候都希望你在,
甚至在我難過時為你做些什麼都會莫名安心。

其實一直以來需要被照顧的都是我吧。

你是我依賴的人,我卻成了你的壓力,
實在很討厭這樣需要被人安撫的自己。

我還是跟以前一樣總是太用力在每段關係上。

我需要獨處,需要找回一些什麼,
再給我一點時間,重新練習這段關係。

等我回來。

 

《奇蹟男孩》(Wonder):我們卻總沒來得及關注身邊的人

螢幕快照 2017-11-29 下午10.40.03.png

這是一部開演不到五分鐘,我與同去的友人們都數度落淚的電影。

《奇蹟男孩》(Wonder)是茱莉亞羅勃茲還有演《不存在的房間》天才童星雅各所執演,是我最愛的電影沒有之一《壁花男孩》的導演 Stephen Chbosky 所拍攝。這部片是講一對父母努力幫助兒子 Auggie 克服因基因突變導致臉部畸型的故事。

「見小孩比見大人更難受,因為他們不會演戲。」——《奇蹟男孩 Auggie》

身心健全的孩子來自破碎的家庭,但 Auggie 這個被視為怪物的孩子卻擁有一個用愛守護的家,反差令人玩味。尤其這電影不只講了這個特別的男孩,還有他周遭的人所面對的問題,透過不同角色的視角客觀地展現故事,讓不同的觀眾都可以從中找到影子(我最喜歡的角色是姊姊啊~~~ )。 光鮮亮麗的外表下每個人都會有著難受的時光,我們要承受的生活壓力遠遠大於我們的想像。感覺所有人都特別勇敢,但我們卻總沒來得及關注身邊的人。

「如果你不喜歡你在的地方,那就想像你想去的地方。」——《奇蹟男孩 Auggie》

很喜歡『太空人』在這部片的隱喻。每當因別人的眼光而感到難過時, Auggie 便會想像跟他的小狗一起戴上太空頭盔,想像自己搭乘太空船到很遠很遠的外太空,登上月球,一路直到冥王星,然後回到地球,在太空頭盔的保護下,自信地被眾人歡呼迎接入場。所有的難受都可以在這裡獲得救贖。

「當有人要你在正確與仁慈之間做抉擇,選擇仁慈。」——《奇蹟男孩裡的老師》

善良、快樂和愛是會傳染的,在電影裡每個瞬間都可以感受到世界的溫柔相待。一直都以為溫柔是一種性格,是與生俱來的個人特質。後來才發現,溫柔是一種能力,一種自行消化自己負面情緒的能力,以一種最大善意理解對方樂觀的心態。

12/1 溫暖上映,裡面的小正太都太萌,務必去看!

(感謝親子天下 Kuei-mien Chang 桂棉的首映邀請  看完電影意猶未盡可以找親子天下出版的原著翻譯中文小說:http://bit.ly/2Bo9kp8

點滿自我復原的能力

最近簡單來講就是「無限焦慮」。常常無由來的大哭,或是稍微發個呆騎個車也可以掉一兩滴淚,有時候其實沒哭,但內心真的難受得快要死掉了,好幾次因為非常細微的感受就崩潰。拖著拖著,越掙扎,越下陷,比以前還要嚴重的焦慮。

我覺得自己困在原地,就怕保持不了一直中獎的局面,我把所有的快樂都認為是那次刮獎刮來的,忘記了沒有彩票該怎麼生活。害怕成為一個連自己都騙的人。

好久了,都沒輕鬆的玩過,看似好像很瀟灑愜意,其實都是疲憊。好羨慕身邊的人滿心期待安排著聖誕跟跨年行程。常常都只是換個地方工作,都要別人提醒我「要休息」「你可以去__走走」。休息的時候休息不好。我怕工作做不完,我怕不小心就睡過頭,我想到還有好多好多待辦清單。然後我又哭了。哭完後又強迫理性地想找方法緩解這些焦慮,試圖不要讓它影響到我的生活跟工作。回血的時間變得好長好長,也已經放棄期待被誰拯救。

我理性的分析焦慮的來源,在於對自己無能的無力跟憤怒,焦慮未來事情還沒有發生當下的恐懼。我努力學著跟這些焦慮和平相處,總算有一些進步——

「給對將來感到不安的自己」: 只專注於「此時此刻在眼前發生的問題」

我不期待它被治癒,有時候我甚至想深深的感受這種分裂、重建的過程,想讓大家知道我真的很難受很不好。好好陪它,也好好陪自己。

《嘉年華》導演文晏:「真正的罪犯,可能是整個社會中,大家的缺失。」

螢幕快照 2017-11-26 上午12.11.13

關於未成年女孩被性侵中國電影《嘉年華》,剛剛得了金馬最佳導演獎。對比最近北京發生的幼兒園事件,許多中國朋友在看完電影後都覺得特別有感。

今天剛好跟 33、范姐在討論下週粉絲團要直播的主題,是最近從娛樂圈延燒到全球的「反性騷擾」浪潮。當被問到對這件事的看法時,我說「我可能比較幸運,沒遇過這種事,但有看過身邊的人遇到言語騷擾,但當時所有人,包括我,都沒有站出來。」

想想很多時候,可能是因為我們的「容忍」「沈默」「迴避」,種種的不當作為,讓事情走向更壞。像是前面提到的北京幼兒園事件,很多家長關注的點竟然是怎麼選幼兒園,甚至是股價暴跌,而不是性教育或是給孩子建立自我保護意識。對受害者來說,與其說是性侵帶來的陰影,不如說是性侵後帶來的陰影,更準確。

很喜歡《嘉年華》的導演文晏說過的一段話:「真正的罪犯,可能是整個社會中,大家的缺失。」

朋友說,走出電影院時,大家都很沈默。

當悲劇發生時,希望我們都應該聽一聽這些孩子想說的話。悲傷跟同情還不夠,只有化做勇氣才能保護其他人免於傷害。

支持《血觀音》《大佛普拉斯》的同時,也不要忘記《嘉年華》。

那些觸發幸福反應的事物

螢幕快照 2017-11-26 上午12.18.38.png

過勞以外,還有工作與生活的平衡問題。低薪使得多數勞工得用更多時間換取糊口之資,滿足最低層次的生理需求,假設輪班換班間隔八小時,可能睡不到四小時。休息時間並非是睡眠時間,而是包含睡眠的「生理需求時間」切割出另塊「自由時間」,這些時間都應該要足夠,才能讓人維持一個有尊嚴的生活。

萱今天轉了一篇文章(https://goo.gl/LfQKmE)寫說:

『真正能觸發幸福反應的事物,反而只是很微不足道的事情:累的時候小小休息一下的片刻、六到八小時充足的睡眠、和親友無目的性的談天、充足而純粹玩樂性的運動、還有自由而無目的性的思考或創作等等。人只要能維持基本生活條件,就能無礙於對幸福的體驗,幸福與實質收入和社經地位並無必然關係。』

大家對自己的命珍惜成這樣,誰來珍惜勞工的命?

『做一個永不道歉的同性戀』

螢幕快照 2017-11-22 上午3.22.35

某天的對話—

:「妳覺得我 TED 演講要用中文名字好還是英文名字」
:『…還有誰不知道你出櫃嗎哈,用什麼有差嗎?』
:「就…之後公司在…搜尋我的時候…怕會覺得…」
:『是同性戀不好?』
:「不是…是覺得..這樣會不會太高調」

高調需要勇氣。做為他口中異性戀下的倖存者,我看到更多的是出櫃後做為「高調同性戀」的掙扎——

想用自己的影響力去接住那些不幸的人,又想做個平凡到想幹嘛就幹嘛的普通人,同時還得承受來自同類與非同類的不友善。

在演講前,他讓我先看文稿有沒有問題,演講主題『做一個永不道歉的同性戀』講述從小到大一連串自我質疑與和解的過程,一如往常地像是隨身揣個刻度精準的試管在文字裡,不同的是這次多了許多高濃度的自我揭露。第一次看完時,我哭了。

現場聽他演講時,總擔心在他每次哽咽時會講不下去⋯我知道,那些越是撫慰溫暖的文字,越是出自快被苦悶跟現實逼瘋、見識過世界殘酷的人手中。

所幸他很堅強也很勇敢,還是那個心中很柔軟,既溫柔又憤怒,既鋒利又隱忍,既自由又被束縛,既渴望爭取又猶豫放棄,擁有用文字、真誠,足以療癒他人能力的 簡維萱

只是想跟你說,你真的很棒。

(完整影片可期待 TEDxTainan 官網釋出)
(原文貼在臉書,有放自己錄的30s影片:https://goo.gl/jsoiCs

BIOS group ——用『文創者能量』去解決業主問題

螢幕快照 2017-11-18 上午12.36.14

要解決業主問題的方式有很多,如何用『文創者能量』去解決業主問題?

會跟文創自走砲 陳祖康 Victor Chen 認識,是因為去聽了一場他的講座,當時還不知道什麼「文創經紀」,只知道有 BIOS Monthly 這個介紹台灣文藝、旅遊、飲食等網路雜誌平台,會去聽只是單純好奇該網路媒體的獲利模式。

當然可想而知,做內容這塊是不賺錢的,有趣的是他們的真正獲利方式:「文創經紀」。

BIOS group 文創經紀的服務項有媒體公關、法務財務跟業務談判,簡單來說就是個結合文創、經紀還有顧問諮詢,身兼品牌跟創作者之間的溝通橋樑,『用文創者能量去解決業主問題』。

旗下一批文創工作者有這次設計金馬視覺的方序中、原來是電競選手我還以為是廚師的 Soac Liu 索艾克、患得患失男子(O)不務正業男子Ayo(X) 的 AYO,還有知名的蕭青陽詹朴等設計師、藝術家、廚師跟插畫家。其實我一直覺得他們在做的事情很有趣,而且旗下創作者跟經紀人的畫風都很一致 XD

【 報名這邊請:http://bit.ly/文創經紀  】

——

但對於文創經紀這塊,我自己就有超多問題想要問,剛好 貌似實驗室 Mouse Lab 的一系列「 緊扣心弦:內容操偶師的四堂實戰課 」的活動,就請到 BIOS Group 執行長暨創辦人 白尊宇 來分享。身為萬年貌似之友的我因為是該場主持,所以前幾天去找白對內容的同時,實則問了許多自己想問的問題——

簽創作者的標準?如何幫忙創作者處理不熟悉的事情?

怎麼從網路媒體發現文創經紀的缺口?

公司內業務部跟經紀部的工作內容差別?

業務部面臨的壓力?接案順序?如果有許多創作者都想做該品牌,怎麼挑選適合的邏輯?

怎麼挑選經紀人?(白尊宇說「聰明」、「能快速在事情上做出正確選擇」最重要XD)

文創經紀下一輪要解決的事情?

——

會希望大家來聽除了內容有趣之外,我覺得很有收穫的是聽背後的邏輯跟選擇:業主想要解決問題是什麼?觀察到什麼?解決了什麼?我自己前天光是聽白尊宇分享這些就很過癮,更別說是精采案例背後的操作邏輯。

很多創作者沒有辦法做創作以外的事情,合作的討論、談判跟媒合,比如時裝設計師不會碰到平面書法的授權計價方式,書法界也不知道 2-9 月的時裝周速度。文創經紀最重要的就是要幫忙創作者處理不熟悉的事情。

開始創業後,白尊宇覺得文創經紀是缺乏橋樑。例如長榮航空的跨界,他第一次去開會發現他們只懂航空相關的工作,只看到「物」 卻不知道怎麼做「體驗」的思維。

過程中要去構思怎麼讓這些主事者掏出的錢是值得的,與其做行銷預算,不如花在跨界企劃。除了協助創作者往更好的發展,其實花更力氣說服品牌或大企業,過往的跨界失敗是沒有想清楚,這是要根本的解決問題。不需要去煩惱下一檔合作在哪裡,而是這樣做是不是更好。

打破圈內的知名度的依賴路徑/為跨界合作打開契機:聶永真打開知名度真正的源頭是因為幫蔡英文做選舉、方序中幫金馬獎做設計才被認識,後續開啟酒商包裝合作機會。產業外的人不是因為作品本身找設計師,專業領域知名度當然很重要,但不會帶來產業外的認識。

行銷本質沒有真正改變。更深刻的互動還沒發生,也就是讓產品與顧客之間有更深的關係,現在是「被看到卻被仍然不被喜歡」如何讓服務或產品有被喜歡的可能,實際針對要開發的客群制定目標。

當初花仙子雖是市場龍頭還把好神拖買下來,但年輕人不喜歡用他們家的東西,寧可去買掃地機器人。知道年輕人不喜歡他,品牌要解決這個問題,卻不知道怎麼做,市調後發現:「年輕人覺得很醜。」於是有了馬來膜的設計,還是保留著原有的替換紙(因為媽媽族群熟悉)。結果馬來膜那組還賣比較貴 399,甚至還賣得更好。

當初Soac之所以走電視主廚的路線,因為「電視」這個路徑,不需嘗試說服這麼多人就可以讓營收產生,說服主事者就可以(B2B),不需處理消費者(B2C)。

——

明天晚上白尊宇也會分享:

經紀的發展,傳統經紀跟文創經紀的不同

文創經紀產業現況與面臨的問題(如何幫忙創作者處理不熟悉的事情、產業對跨界沒有想像等等)

案例分享(馬來貘 Cherng 中國信託信用卡&拖把、蕭青陽&長榮航空、方序中&金馬影展操作)

以上明天在講座都可以得到解答哈哈。如果你對上述有興趣,歡迎明晚一起來玩。

【 報名這邊請:http://bit.ly/文創經紀  】

——

📍【 文創經紀101:風格內容的探索之路 】📍

11/18(六)19:00-21:30(18:30 開放報到)
主持:張嘉玲|SOHO 社群經營者
對談:
白尊宇|BIOS Group 執行長暨創辦人
王乾任(Zen大)|出版觀察家

——

如果你還想了解更多一點,可以看看以下兩篇短文~

💡 為什麼 BIOS 做的人物專訪這麼美?
白尊宇這樣回:https://goo.gl/KhkmW2

💡 跨界合作的目標是為了什麼?從馬來貘和花仙子合作的案例聊聊:https://goo.gl/w297UR

《徐自強的練習題》:‪程序正義是一切正義,所有進去程序的人都是潛在被害人‬

螢幕快照 2017-11-16 下午1.55.08

從以前就‬很愛看福爾摩斯、柯南跟金田一,每每最期待的就是看結果是不是如自己猜測,但從來都沒想過,會不會哪次嫌疑犯突然說:「我真的沒有做。」後面會怎麼進行下去呢?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現實中的司法不比柯南的推理一樣,簡單又毫無破綻。

其實整部《 徐自強的練習題 》受限於那該死的規定,並沒有問到另外兩名被告(黃春棋、陳憶隆)的說法,更沒有被害者家屬的看法。但可以深深感受到導演在一面倒都是徐自強的素材下,又怕被認為是在幫徐自強說話,所以用了證詞交辯、用自己的身份去提問大眾的問題,還訪問了其他冤案的經手人。一邊相信卻也一邊質疑,誠實而強大的創作能量。

印象最深刻的一幕是在錄音檔裡,另名被告黃春棋對著法官說:「為什麼徐自強有交詰權我卻沒有?法律之前不是人人平等嗎?」那名法官回答:「我只是小法官,你要去問大法官。」

我說,徐自強是幸運的。還有很多人,沒有幸運到有把握能倖存於這樣的司法體制;甚至,沒人聽他們說話。

「誤判」這件事很弔詭,誤跟判都是出自人的意志,血淋淋的劇情翻轉,不僅是技術性的,還有人性。每個人眼中的真相都不同,如何自處?

看過一本書叫《靈魂不歸法律管》,台大教授寫的,當中印象很深刻的一段話——「法律對人在內心究竟選擇自己要做天使或做魔鬼,天生無能為力。靈魂可能背叛法律,也可能超越法律,在一樣的法律概念底下,是人心中的善念或惡念決定了法律意義的質與量。」

終其一生,徐自強都不可能說服所有人他是清白的,要我老實說,我現在還是沒辦法肯定的說我相信他無罪。可是所謂法官也只能根據事後的證據跟有限的資訊做出判決,所以整部紀錄片,不管是站在徐自強這邊的法官亦或是徐自強的辯護律師才都會不約而同的說:「我真的不知道他有沒有做,但證據說沒有。‬」真的好難,到底應該相信哪一邊?

「‪程序正義是一切正義,所有進去程序的人都是潛在被害人‬。」——一位同意 582 釋憲法官這麼說。徐自強們的案件,考驗的是我們對辯論制度的信任‬還有無罪判定的解釋程度‬。

還有一點是我揪結的,片尾字幕寫著:「被害人黃春樹一家失去對司法的不信任。」黃、陳兩嫌至今仍無期徒刑,整個案件似乎也被冤案搶過鋒頭,被害人的死成了陪襯,令人不勝唏噓。

我不知道誰可以還給被害人正義,是司法嗎?我想一定不是。這可能就是在徐自強案之外的一道練習題吧。

正片映後,有人拍手有人低聲啜泣,感動這部片被坐滿的同時,更在片尾名單看到許多熟悉的名字,‪深深佩服在司法改革的路上這麼多為之投身的律師跟法官‬‪,願意‬‪理解傾聽,願意在看不見盡頭的道路上,挺身而出,無懼而進‬。

「是誰不在第一時間釐清真相?」這是一句很深的怒吼,也是我從頭到尾好想好想問的問題。

小心輕放

螢幕快照 2017-11-12 上午10.02.16

我是一個很受朋友影響的人。因為大膽,出門會帶購物袋少用吸管;因為萱跟蔣,看了飲食跟疾病的書,跟許多經典電影。一直很感謝他們的品味跟習慣,一路上朋友們都帶給我許多好的影響,反過來想,不知我對朋友有什麼好的影響呢?若我也能像他們帶給我的一樣,友情也會這樣延續下去吧。

隨著年紀越長越懶的交新朋友,在一個年紀後,想要的友誼很簡單,只要擁有幾個對人生方向一致,價值觀類似,興趣有重疊的幾個朋友就好。和看似跟自己不同又有些相似地方的朋友相處,是一件舒服快樂的事。

在每段關係中,其實我是很怕一方因為對方付出很多而想要「回報」他的好;或「希望」對方因自己對他好而想要得到回饋。只要把對方放心上,知道彼此都很在乎就好。

《小王子》裡因為你馴養了那只狐狸,它才是世上最可愛的狐狸;因為你精心呵護過那朵玫瑰,它才和世上其他所有的玫瑰都不一樣。

我想要小心呵護\輕放每一段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