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就感是共享的

對最近的我來說,工作效率慢慢回到軌道,像是打了個強心針。這種感覺,有點痛苦也有點過癮。不願示弱的好勝心,和因此被迫產生的執行力,推著妳往前。

過去幾個月,對生活對工作毫無動力,做事無法專注,心裡面總是思緒雜亂,嚴重到 delay 很多工作,最後做了人生沒想過的決定,付了違約金,好好的放空。

第一次感受到人生沒有工作壓力的一天。

那天我睡的很飽,去了全身按摩,吃了很想吃的橘色涮涮鍋,看了一整晚的影片,身體很放鬆,可是也很茫然,不知道什麼時候才可以回到原本的生活。

常常會掉入一種可怕的感覺,可怕到妳覺得自己好像被一個黑洞給吸住了,妳很想離開那個狀態,可是妳爬不出來,怎麼爬都爬不出來。

常常覺得做什麼事都會失敗,但以前的我才不會管失不失敗,最多就賠錢賠時間,再賺就有。但現在,不知道怎麼地很害怕失敗。

他們總叫妳要找事做,但身為 freelancer 沒事做就真的沒事做。越閒就越難過,但卻什麽事都做不了,只能難過。

楊若慈 看到我的狀況越來越不好,她跟我說「心流理論」,定義是一種將個人精神力完全投注在某種活動上的感覺;心流產生時同時會有高度的興奮感及充實感。

簡單說,你可以去做一些足以讓你進入心流狀態的事情,這樣會增強你心理上的穩定。

跟身心科醫生說的一樣,「成就感是共享的。」找有成就感的事做,慢慢做,專注做。我跟他說我已經在剪片了。

說來慚愧。很久以前就想做的行銷影片,現在做了,不是因為喜歡(當然也有),更多是為了治好自己的病情。

最近開始吃藥,吃藥沒有不好,請不用擔心。只是諮商師覺得我可以吃個藥讓情緒穩定點,所以他介紹給我他熟識的身心科,讓我來掛號拿藥。

藥袋寫著鬱症、恐慌、PTSD、社恐、焦慮失眠——感覺有點像是拿到一題很困難的題目,為了解出答案,我看了很多書、找了很多資料、去問已經解出來的人,然後慢慢地,每天一小部份一小部份地做,雖然不知道到底還要做幾天才會解出來,但我知道自己每天都在往那個亮處靠近那麼一點點。

「等待反擊的那天,妳到時候會變更強。」醫生這麼說。

說個笑話

想想還是覺得荒謬。

縱容這些事的還有個關鍵「幫凶」的角色,就是她的現任男友。‬

‪她的現任男友提了「促轉會」做舉例,說受難者家屬每年都要得到政府各種形式的撫慰跟道歉。女生對他要求每年都要生日禮物跟卡片是一樣的意思。‬

‪聽到促轉會真是太可笑了😂白色恐怖是強迫才有補償,感情是你情我願,沒有強迫,何來補償?真後悔當初沒提醒他促轉會不是拿來這樣舉例的,真的很丟臉。

‪她要他不能不接電話,否則就會傷害自己。她的男友解釋:「通電話接住情緒,是讓他面對所有問題的第一步,過去他做的是不聞不問躲起來,只是想要洗刷那些印象而已。」還強調「她的行為不是我現在很脆弱,想要依靠你,我知道如果是這樣的話,妳會很吃味的。」‬

‪無語。情緒不是拿來轉嫁用的吧?😂 通電話就能接住情緒?今天我打你一巴掌,明天摸摸你,就能洗刷昨天的記憶嗎?難道這就是所謂的補償?‬

‪補償的存在要有加害者跟受害者,這件事的受害者只有她嗎?一直以受害者自居真的很難讓人同情。‬
‪對我來說,他們都是在彼此還沒學會愛人時受害。

‪講難聽一點,妳都沒有責任嗎‬?只會怪他又怪他家人,如果這男人這麼爛,妳跟他在一起七年,是自作賤,不是別人做賤妳。

‪買鞋子時她要我前男友選色,她的現任男友解釋:「當時我也在場,她比較相信你男友的品味。」這跟你有沒有在現場什麼事,你自己說服自己還要來說服我接受?

‬她的男友解釋這種情感上的依賴是習慣,他們都交往七年,一時片刻改不過來。沒有人願意承認,其實她想要的更多是情感上的依賴,要他對她像他對我一樣。可惜妳不是我,妳一輩子也沒辦法體會到這些。

‪他總說:「妳要了解她這個人,才能解讀這些行爲。」也跟我解釋,他們的事是未爆彈,只是在他跟妳交往時爆發出來,還強調這些事都不是針對我,要我理解這些事,也總愛分析我:「妳會覺得妳在這些約定上面像是局外人,很像落單的人,明明妳才是女友,我猜測是這樣。」

最後他說:「妳來找我聊是正確的選擇,妳跟我聊完心情有比較好點嗎?」

😂😂😂

每個人都想當英雄,拯救心愛的人,但別以爲自己有審判的權利,希望你以後回頭看能搞懂自己說了什麼蠢話。‬

‪沒有病識感很嚴重,但幫凶也是推了一把。
自居受害者就能不斷給人新的罪惡感跟用懲罰的方式來對待他嗎?情商真的很有問題。
我現在最後悔的事就是沒有在一開始關閉我的溝通管道;
‪希望他們繼續在一起,不要放生彼此。

我離開了。
在這種種情緒施壓下,我也真心希望我的前任能渡過難關。‬

要變成全世界最勇敢的人

如果你有被情緒勒索或是在關係中受傷的時刻,怎麼面對跟處理情緒,想跟你分享我的治療過程。

從收到那封信開始——
他的前任(分手後已交新對象),看到他交新對象(我)後過得很不錯,也輾轉從別人那看過我在私人 IG 提到聽他講這段關係的想法,她寫來一封長信,細數過去怎麼被他以及他的家人傷害,後來發現原來他是有能力對別人好的人,想到過去自己為什麼被這樣對待,要他給她一個交代。

看到這封信的當下,我的心情很複雜。有心疼的感覺,可以想像她是多痛回想著這些;有不知所措的感覺,一方面是突然在沒有準備下被迫得到很多訊息、很多情緒;有憤怒的感覺,那是我的私人 IG,我的理解也是在於他的轉述,是不是找錯對象了;有不解的感覺,我更不知道原來被好好對待、被照顧、被配合這些事情,會讓另一個人如此難過,我做錯了什麼了呢?想著想著,我心裡總是很糾結。

有時候我也會想,為什麼我要接受這樣的情緒?我不是刻意忽視她受到的傷害,而是我也有我自己的感受。每一天當她說要自殺、傷害自己、要他寫悔過書、接受「補償」條件(訊息不能不回、未來每年都要收到生日禮物跟卡片)、不舒服的接近跟騷擾訊息,種種毫無病識感的情緒勒索是我每天被迫要接受的日常,甚至我常感受到滿滿惡意,常常我也會陷入同情的自我矛盾中。——

她經歷過這些,她知道怎麼讓他逃得離我更遠;
她經歷過這些,她知道這段過程如何讓人崩潰;
她不甘心又放不下,還要我也承接這些情緒,否則就是不理解她。

那段時間,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有時候我會心疼她,最不想傷害的也是她。所以當她希望我去加入四人討論,我都拒絕了,因為我無法解決她的問題,只有自己有病識感,專業的諮詢介入才有機會。我退讓,我理解,幫他們找能好好談話的場地,說服他引導她去看心理諮商,我也從來沒有口出惡言過。

我選擇提了分手,好像我願意放下,她就不用因為我的存在而感到崩潰,他也可以好好處理,不用顧慮到我的心情。當我決定要切斷的一刻,是那樣的痛。

最大的原因當然不是因為她,我理解她只是沒能處理好過去的情緒。他沒辦法處理才是分手的原因。

兩個人對感情觀程度不同,有時候不是他不愛你你不愛他的簡單命題,說得對方都無法理解,溝通起來也很累很無奈。我甚至能夠心疼他的無力,也可以理解他的選擇背後有他的難處,也尊重他的選擇。

過去這段關係當中,我表現的「看起來」理性,因為面對的是情緒失控的人,我心裡面極度抗拒不想也很怕做出一樣的反應。只是偶爾感性跟不上理性的速度,就會開始崩潰。我的狀況反覆地非常不好,常常會不斷自責跟難過,想知道自己做錯什麼,我覺得心裡面有很多地方受傷了。

我去找了心理諮商,想要找到造成傷口的主因,找出那些感受是怎麼來的,好好面對它、跟它相處、解決它,平復在這段感情裡受到的創傷。

情緒需要被解決。當我透露我有在看心理諮商的時候,意外收到很多朋友及陌生人的來信詢問醫生資料。只是面對這些情緒的心理建設要很強大,後勁會很強,畢竟諮商的過程都是自我揭露。

當醫生問我——
「妳也會覺得自己很不幸嗎?」
:「偶爾吧?」
: 「妳的不幸是指什麼?」
(想了很久)
: 「每次他在講這些事的時候,我很難受。」
:「難受是因為被忽略的感覺?」
:「她需要他,可是我那時候也很需要…我的痛苦在當時沒表現的這麼激烈,所以被忽略了吧…他覺得她很可憐,常常把她的情緒放前面…」
:「他的反應如果有保護妳,她其實就不會對妳造成傷害了,是吧?」

原來在這段關係中,他的「忽視」跟「不回應」是最大的創傷。我以爲我不開心的是她,其實最大的創傷來源是因為他。

「因爲妳比較堅強,她沒有妳理性,我真的很怕她去死。」
「她比妳需要我,她沒有我不行,妳其實沒有這麼需要我。」

想到過去那些話讓我更難受了,我的狀況更不好了。第一次有想要結束生命的念頭。我知道我已經到頂了,今天我的腦海裡都是「很想跟他說『你準備後悔一輩子』」很多很不好的念頭冒出來,我知道我這樣很可怕。很不想用藥控制情緒的我,今天第一次吃了藥,情緒平穩許多,睡了一覺後我決定紀錄這些痛苦的過程。

我知道我打出這些可能會有的結果。我寫出這些事情,我才不是什麼善良的人。我也一點都不堅強。但堅強的人不是不會受傷,是受了傷也不會去勒索、轉嫁給別人。

我只知道我比你勇敢太多了,你只是無法承受傷害了那個「比較不堅強的人」的後果。你要懂的東西還很多。

我想講的是,情緒需要被解決,當你發現你身邊有這樣被情緒黑洞吞噬的朋友,只要告訴他你會陪伴在她的身邊就好;當你發現你身邊有情緒失控的朋友,無法解決的狀況下,請帶他去尋求專業協助,並且陪伴他,等待他康復。很多事真的不是『想開一點』就能解決。

我的諮商過程只是我的個人經歷,我諮詢過幾個醫生,後來選擇這位醫生的原因在於他的頭腦跟邏輯很清楚,不會因為妳的描述而偏袒某一方。專業的諮商師會聽你說的小事,從中抽絲剝繭跟妳討論,最深層沒被探究的地方是不是覺得受了什麼委屈等等,讓妳更釐清這些情緒背後最在意(或者說沒被注意到)的癥結點是什麼。

我自己的感受是,「信任」與「誠實」能夠讓諮商過程更順利。可以的話,建議可以記錄下讓你心情起伏的事情,主要是事情經過和你的感受。你會發現自己不會因為做了什麼被評價,講什麼都可以。每次都覺得自己很糟的進去,談的過程也是很崩潰,但談完都覺得自己其實還不錯,好像又稍稍建立起自信了。

重建信任甚至相信自己是好的,但需要時間和一個很清楚這個心理重建過程的諮商師。每個個案的狀況和諮商師的學派、諮商風格都不一樣,如果有必要就去嘗試吧,遇到不對的諮商師隨時都可以換人。但心理諮商不便宜,這世界連生病都要有本錢,真諷刺。有需要的朋友不用客氣,也可以詢問我醫生資料,他最擅長的是親密關係、人際關係的處理。

親朋好友的關懷當然也很重要,但過多的關心可能也會造成壓力。有時,對陌生人,尤其是專業的陌生人,反而更容易傾倒出情緒,幫助找到問題,找到繼續下去的方法。在長期這樣的信任關係當中,會慢慢的卸下防衛心,學著像諮商師接納自己一樣,自己接納自己的體驗,然後慢慢的朝向自我實現。

如果你還在猶豫,可以參考這段對話——
「請問,該到怎樣的程度需要去諮商呢?」
『當你開始思考要不要去諮商的時候,就來聊一聊吧,沒有需要的人是不會想到該不該諮商的。』

「每個人都背負著過去,要卸下過去,如何處理過去,都需要一些時間轉換。練習處理一段關係,需要認清自己心中的恐懼、徬徨或不捨,明辨影響自己情緒與行為的到底是愧疚還是捨不得,才能讓這些關係完成自己的生命輪迴,進入被歸類成「曾經愛過的人」的儀式。」

我那時候在私人 IG 寫下的是這個。分手後我第一次回信給她,我跟她說:「希望未來妳好好照顧身體,善待自己,也希望妳可以找到一個讓自己可以好好處理過去這些情緒的方式。」我現在也這樣告訴自己。

「我沒有對不起誰。」我到現在還是會懷疑自己,我知道我要學的東西還很多。人有很多面向,負面沒關係,這些情緒讓你知道你會因為什麼而受傷,然後等他過去,也許要過很久,也許傷口還是會戳進肉裡,但要相信自己會撐過去。妳會變得更強。

我相信她有聽到了

前幾個月我過得很不好。

遇上她說要自殺、傷害自己、不舒服的接近跟騷擾訊息,毫無病識感的各種情緒勒索——這就是我過去幾個月的日常。

不理解一段關係裡沒有誰逼誰,卻說被虧欠,要求他給她個交代,還要讓一個完全不相干的人承擔。

情緒是自己的,沒必要所有人都有義務去承接不屬於自己的責任,也沒必要背負他人沈重的人生。有些人卻總是要別人替他的不幸跟選擇負責。

這些惡意的情緒讓我的狀況越來越不好,常常會不斷自責跟難過,想知道怎麼去面對這些情緒。我去尋求心理諮商,去正視自己在過程中沒被注意到的結。

今天醫生說:「妳跟每個角色都說了想說的話,還有一個人妳忘記跟她說,就是妳自己。假裝旁邊這張椅子上坐的是自己,妳剛聽了這麼多,妳有什麼話想跟她說。」

還沒開口時我就哭了,我跟醫生說:「我想要稱讚她…想要鼓勵她…」

醫生說:「那妳跟她說。」

「妳很勇敢也盡力了,妳會走出來的,妳會做的越來越好。」

「我相信她有聽到了。」

重生

前幾個月我過得很不好。

他的前任(分手後已交新對象),看到他交新對象(我)後過得很不錯,寫來一封漫漫長書,內容說自己放不下,細數過去如何被對待,後來發現原來他是有能力對別人好的人,想到過去自己為什麼被這樣對待,要他給她一個交代。

她說「不知道自己該多善良才能做到放下」
她說「希望妳不會只知道片段而感到不安或是什麼」
她說「不知道該怎麼辦是最好的解法,真的也無意要介入你們」

之後每一天就是揚言說要自殺、傷害自己、種種情緒勒索他,不舒服的那些訊息騷擾我到影響我的生活。被毫無病識感的種種情緒勒索——這就是我過去幾個月的日常。

說真的,那段時間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有時候我會心疼她,最不想傷害的也是她。所以當她希望我去加入討論,我都拒絕了,因為我無法解決她的問題,只有自己有病識感,專業的諮詢介入才有機會。我退讓,我理解,我也從來沒有口出惡言過。

我選擇提了分手。因為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好像我願意放下,她就不用因為我的存在而感到崩潰,他也可以好好處理,不用顧慮到我的心情。當我決定要切斷的一刻,是那樣的痛。

當然,他沒辦法處理也是分手的原因。兩個人對感情觀程度不同,有時候不是他不愛你你不愛他的簡單命題,說得對方都無法理解,溝通起來也很累很無奈。我甚至能夠心疼他的無力,也可以理解他的選擇背後有他的難處,也尊重他的選擇。

現在,他們都好好的,又回到看似「穩定」的三人互動關係,而我卻要定期去看心理諮商——平復在這段感情裡受到的創傷。

過去這段關係當中,我表現的超乎理性,因為面對的是失控的人,我不想也很怕做出一樣的反應。只是偶爾感性跟不上理性的速度,就會開始崩潰。我的狀況反覆地非常不好,常常會不斷自責跟難過,想知道自己做錯什麼。

回頭去看這段掙扎,我知道離開是對的。

醫生說:「不要想去抗拒事實,也不要想一再的去改寫歷史,遇到就是遇到了,去正視過程中的壓抑跟委屈,這些還有待慢慢去發現跟解決。」重要的是,先考慮「我」,就是先知道並了解自己的「想法和需要」。 情緒是自己的,沒有人有義務要替你承擔。 沒必要所有人都有義務去承接不屬於自己的責任,也沒必要背負他人沈重的人生。而有些人就很奇怪,總是要別人替他的不幸跟選擇負責。

還是想說,不是說什麼不能跟前任當朋友,也許每個人的感情觀都不一樣,但有些人就是沒什麼邊界概念。分手能不能做朋友的關鍵,在於雙方能不能把握好邊界,能不能尊重對方新的邊界,這個邊界是用來界定「別人應該怎麼對待自己」準則跟限制,知道什麼可以做、什麼不該做,自己可以接受哪些對待、不能接受哪些對待。

能這樣打出來也是在恢復的路上了。這段期間很多案子都delay,感謝合作廠商的體諒,還有感謝身邊朋友無時無刻的陪伴跟關心,抑鬱的時候真的很需要有人陪在身邊,真的謝謝。我也相信我有能力去經歷這些事。

2019.1.10 寫下,我會永遠記住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