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蹟

還記得那天在八米開會,看著時程表跟反覆討論的人力、資源、預算,團隊裡面真正留下來做事的,不到八個吧,說走就走,或是掛名不出力的也有,後期是真的蠻絕望的啦。開會時隨口講了一句「如果可以完成這件事,我應該嫁的出去了吧。」到底要嫁出去比較難呢?還是公投過了比較難?現在猜這些答案也沒有用,年中還有個兩岸運營人大會呢。

這三個月來的日子就是一整天忙完年中大會,晚上到八米開會討論公投,從晚上八點開到凌晨,騎車回到家都累到不能動。明明就是異性戀到底為什麼要這麼辛苦啊,我他媽是不是上輩子欠了某個 gay 幾百萬沒還啊?

今年光是年中要達成的事項每一項都不容易:
・六月底前募到300萬
・八月底前募集30萬份連署書
・年底大選11/24爭取500萬以上同意票
8/5主辦年中大會,找錢找資源找人

後面還要說服群眾對反同三公投投下不同意票,以免即使反同三公投未通過,政客還是可以拿來作為立專法的藉口。

戰場多且艱困,看到身邊還是有人不斷努力著,阿苗跟奕萱忙選舉還要忙公投;姍姍今天光是聯絡字幕跟影片就忙翻;柏韋入了個募資大坑;還有語凡明明就可以好好當設計,連文案都要寫;還有Roy跟大黑,要教課還要生論述,還要邀約身邊所有老師來聽證會發言;還有超級辛苦的 Molly!

可能就是那句吧「這次我們有機會拿下民法,為何不試試看?」雖然總有一群推崇失敗主義的人,還沒做就在喊衰,不管結果如何,至少都盡了最大的努力,至少回頭看不會愧對自己,也深深感謝所有人一起做這件事的勇氣。

平權公投,奇蹟募集中:
https://www.zeczec.com/projects/Vote4LGBT/

keep away from..

今天興奮的練習蓋著大小章跟發票章,讓已作為老闆的友人覺得無言。以前都是我在幫我爸蓋發票章,現在蓋的是自己的,而且老爸的公司要收了(車花掰掰)。嗯,友人說,現在這樣算是老闆了,要有老闆的樣子。我到現在還是不願承認什麼老闆,我本來就沒有要創業。說真的,是從來都沒想過。會開公司只是希望後面要做的事可以順利一點。我每天每天都想去別人的公司上班,每天醒來都想放棄。要開公司還不容易,一千元就可以搞定。開公司真正的秘訣是什麼?是生存下去。

人家總說,能用錢解決的問題都不是問題。對我來講不是這樣,要講出「要不要借我10萬」像在跟自己的沒用低頭。這也是最近每天每天都在焦慮的事。今天朋友塞給我一大疊現金。拿著那疊現金走到電梯口的時候我哭了。

幸運的我在開口的時候還沒有被拒絕過。哭的點也許是感覺到信任,也許是別人對我期待。一個人總要靠成就跟別人的需要才有辦法活下去吧。有時候也蠻佩服自己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要去做一件很難的事情,一副有把握會成的樣子。不成也得裝個樣子。

我喜歡用「為理想勞動」來代替創業。至今我學到最多的是要想辦法解決問題,不管是作為員工或是作為老闆都是。有時候我覺得我越來越冷血跟勢利,我對那些可能在未來可能會吃盡苦頭的大頭症者冷眼,但我沒有想要告訴他們;我好想要賺很多很多錢,讓我自己過上想要的生活,讓我在乎的人過上好的生活。

還有我真的真的好討厭那些——話語聽起來帶酸、匿名背後的批評、總愛模仿你的人、指指點點你的人生、每天厭世只追求當下小確幸、說放棄就放棄、需要透過你的需要來完整自己的人,既自私又消耗你的善意跟能量的人。即便我還是可以假裝跟他們要好。但我還是盡量避免跟他們社交,也逃避面對他們的所有一切。當我放得下,我就再也不會被影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