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ver stop being you.

螢幕快照 2017-10-31 上午3.36.07

今天早上起床就收到朋友傳的 line 說紙牌屋的 Kevin Spacey 公開出櫃了,剛終於有時間看完他的英文聲明:「我在這一生中其實喜歡與男人談戀愛,我選擇以同性戀的身份過生活。」姑且不論他是否為性騷擾模糊焦點(但不等於將行為合理化),選擇出櫃的人是需要勇氣跟運氣的。

對於這些只能深櫃把自己關著,甚至只能偷偷開一個門縫的人,這也許是我一輩子也無法理解的需要「強壯到揹負一場同志的人生」的感受;參加遊行最大的感觸,是看到遇見的每一個人是如何勇敢的表現自我,這種勇敢給了我動力去活得跟你們一樣,也希望我得到的勇氣,能夠幫助其他需要勇氣的人。

Never stop being you.

願你出走半生,歸來仍是少年

在被記者問到「是否相信知識可以改變命運?」的時候,2017 年北京高考文科第一名熊軒昂說:「高考是階層性的考試,農村地區越來越很難考出來,我是中產家庭孩子,生在北京,在北京這種大城市能享受到的教育資源,決定了我在學習時能走很多捷徑,能看到現在很多狀元都是家裡厲害,又有能力的人,所以有知識不一定改變命運,但是沒有知識一定改變不了命運。」

在過去關於榜首的報導中,通常都是那些「課後複習很重要」「我私下也常常打遊戲(各種興趣愛好)」「我從來不補習」等回答,能聽到這樣在媒體面前公然揭露階級分化下沒資源的人越來越難出頭的現狀,在這年紀下的格局實則很不容易。

我討厭考試,但又不得不感謝指考,因為如果不比考試以外的能力,我可能根本無法得到那些培養的資源。透過指考,就算失敗,我可能會更加服氣些。

祝福他在未來成長過程中遇到利益角逐,也能有明白世故的心卻依舊能保留柔軟,見到自己,見到他人。願你出走半生,歸來仍是少年。

草東沒有門票,但草東今晚有派對

螢幕快照 2017-06-25 上午3.02.01

看到最佳樂團頒給 草東沒有派對 No Party For Cao Dong ,真的是有股見證時代意義感啊。

身為七年級生,五月天 Mayday 畢竟一路陪伴了我的青春年少,這些聽著五月天長大的年輕人,也逐漸來到在理想主義中感到失落、絕望,一邊覺醒,卻也一邊挫折的時候。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不聽五月天了,也許就像 Charo Wu 所寫,「五月天雖是票房保證,但卻沒有能力反映這代年輕人的煎熬跟絕望。」

五月天的時代代表著愛、希望與勇氣,以勵志為重心,充滿積極正能量;而草東,撿起了那一套精神勝利法,反正「我們早就不屑啦!」。

看到五月天跟草東握手的時候,我很感動,相信草東也是聽著五月天的歌長大的一代,也一定被五月天的歌治癒過。而這個社會需要五月天的《頑固》,也同時需要聆聽草東的吶喊。

這個世代的年輕人,幾乎是活在最苦悶的世代;
不僅台灣,對岸也是。

「真想操一下這個世界!」這是網易音樂雲的一條熱門評論。

殺了他 順便殺了我 拜托你了
殺了他 順便殺了我 拜托你了
── 《情歌》

我想要說的,前人們都說過了
我想要做的,有錢人都做過了
我想要的公平都是不公們虛構的
── 《爛泥》

草東的許多詞都是我們這一代對這世代無意義的吶喊,這種漫不經心的戲謔,也算是給這個時代的我們一個冷酷且真實的慰藉吧。

草東沒有門票,但草東今晚有派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