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好」這條路

理科太太訪問 selina 那集很感人,也重新反思自己。我講的有職涯選擇、感情跟面對自己這塊。

我也以為我的身心、個性已經完全發育成熟了,可以面對沒認真接觸過的感情,但還是沒招架得住。在那段日子把感性的自己藏起來了,「犧牲」了感性的自己,很多情緒都不敢讓人知道。

我其實也不敢去面對職涯選擇跟自己這塊,我覺得我還沒想好,所以一直覺得自己的狀況很不好,連帶對感情也沒信心,以為對方會覺得自己無業遊民、每天都很廢——很怕被發現原來跟我交往,還要照顧我那麼脆弱的一面。

過去每次遇到不好的事,我就會關掉所有社群媒體,想要斷絕這些聯繫。因為我太習慣用社群,如果不關的話,我肯定會在上面發瘋。社群媒體是我的吃飯工具,是不能拿來發瘋的,是給你做形象接案子進來的;當關掉的時候,真正了解你狀況的人就會知道你非常的不好。

可能對我來說,「關閉」所有聯繫就是讓情緒發洩的方法之一。但大部分的人只會期待——要做社群?你的情緒跟工作效率可以穩定,不要隨便關臉書讓人找不到。仔細想想為什麼會有這些「反應」,可能是一些無形的期待造成的壓力吧。

我也很猶豫要不要在社群上揭露憂鬱跟諮商,後來還是覺得講出來好了,因為我並沒有那麼好,也沒有過的很好,工作效率也很低,情緒控管能力也很差。少了期待,壓力可能也沒這麼大吧。怕被傷害、怕自己沒有自制力,不如就封鎖對方。也是。

現在在我的身體、心裡都是新的東西。在進入 30 歲的這年有些辛苦,我給自己放了有生以來最長的假,還有最沒生產力的一段日子。我希望我可以找到了解自己,在建構自己,把自己的身心變得更強壯的步調,讓自己好起來。

成就感是共享的

對最近的我來說,工作效率慢慢回到軌道,像是打了個強心針。這種感覺,有點痛苦也有點過癮。不願示弱的好勝心,和因此被迫產生的執行力,推著妳往前。

過去幾個月,對生活對工作毫無動力,做事無法專注,心裡面總是思緒雜亂,嚴重到 delay 很多工作,最後做了人生沒想過的決定,付了違約金,好好的放空。

第一次感受到人生沒有工作壓力的一天。

那天我睡的很飽,去了全身按摩,吃了很想吃的橘色涮涮鍋,看了一整晚的影片,身體很放鬆,可是也很茫然,不知道什麼時候才可以回到原本的生活。

常常會掉入一種可怕的感覺,可怕到妳覺得自己好像被一個黑洞給吸住了,妳很想離開那個狀態,可是妳爬不出來,怎麼爬都爬不出來。

常常覺得做什麼事都會失敗,但以前的我才不會管失不失敗,最多就賠錢賠時間,再賺就有。但現在,不知道怎麼地很害怕失敗。

他們總叫妳要找事做,但身為 freelancer 沒事做就真的沒事做。越閒就越難過,但卻什麽事都做不了,只能難過。

楊若慈 看到我的狀況越來越不好,她跟我說「心流理論」,定義是一種將個人精神力完全投注在某種活動上的感覺;心流產生時同時會有高度的興奮感及充實感。

簡單說,你可以去做一些足以讓你進入心流狀態的事情,這樣會增強你心理上的穩定。

跟身心科醫生說的一樣,「成就感是共享的。」找有成就感的事做,慢慢做,專注做。我跟他說我已經在剪片了。

說來慚愧。很久以前就想做的行銷影片,現在做了,不是因為喜歡(當然也有),更多是為了治好自己的病情。

最近開始吃藥,吃藥沒有不好,請不用擔心。只是諮商師覺得我可以吃個藥讓情緒穩定點,所以他介紹給我他熟識的身心科,讓我來掛號拿藥。

藥袋寫著鬱症、恐慌、PTSD、社恐、焦慮失眠——感覺有點像是拿到一題很困難的題目,為了解出答案,我看了很多書、找了很多資料、去問已經解出來的人,然後慢慢地,每天一小部份一小部份地做,雖然不知道到底還要做幾天才會解出來,但我知道自己每天都在往那個亮處靠近那麼一點點。

「等待反擊的那天,妳到時候會變更強。」醫生這麼說。

永遠是在最糟糕的狀態,我們才能夠學習

螢幕快照 2018-12-27 上午3.48.54
很喜歡 蔡依林 Jolin Tsai 這次出新專輯的宣傳操作。一直都知道她很努力,但對她受訪時總是眼神呆滯沒魂、不擅辯答的印象也很深刻。
 
這次的作品傳達和自己和解、自我探尋,過去的那些都是自己的一部分的概念;MV 更是調侃自己的炸蝦跟香腸嘴,回應過去對她的所有批評,感覺她真的找到自己了。
 
這種「自覺」操作不來,也只有蔡依林可以。
 
對我來說,這部作品背後的意義已經超越打歌宣傳層面,超越一位歌手可以帶給觀眾的流行娛樂價值。
 
這次蔡依林跟 理科太太 Li Ke Tai Tai 的合作,也讓我更能體會到太太會紅的原因——「給答案」
 
近個月我陷入了前所未有的低潮,常常覺得提不起勁、不快樂,身體很累,找不到工作的意義跟動力,很害怕會是長期的狀態,越想就越憂鬱;狀況輕微時無法專注,嚴重時則會否定自己、自責後悔。日復一日。心裡面很多地方都受傷了,一個人時特別辛苦。
 
他們總說「時間會帶走一切。」可這樣的說法無法被說服,這時候總會開始想要「找答案」。
 
平常不會看什麼人際關係跟情緒的書,也不怎麼信塔羅占卜跟星座,也不怎麼熱衷關於情感的話題討論,但每每卻不自覺想翻閱、點開。信神信鬼,就是不相信跟自己相處三十年的自己。
 
通常這類的書籍或影片,多半都告訴你「他」是怎麼想的、「他」會有這樣的行為跟想法可能是跟童年某個經驗有關。這些看多很危險——危險的點在於妳會越來越敏感、越來越對他人的行為產生更多同理的解讀,或者也可能像我一樣,更厭惡那個自以為可以解決所有問題的自己,但更多時候,事實都是「裝睡的人叫不醒」。
 
我也看了很多理科太太、鄧惠文 醫師,她們用大眾普遍能了解的方式傳達一些心理學、生物學上的觀念,企圖為這些行為的背後給出一個答案。
 
不同的是,她們的角度不是「他」,而是從「我」出發,「我」怎麼了?「我」為什麼會這樣?「我」可以怎麼做?
 
Face Yourself、Know yourself,then be yourself.
 
主流價值往往更注重身體層面的健康,而非心理層面的健康。社群媒體的興起,讓更多人更加盲目迷失在別人的認同裡,有一些人虛榮的在網路上營造美好的一面;另一種人注意力更集中在「為什麼她有我沒有?」「憑什麼我要受到這種對待?」卻沒看到網路世界帶來更多不請自來的自卑、更多對抗自我的不安以及外界的否定。
 
不管是在生活、情緒還是情感上,懂得戒掉情緒,不輕易崩潰或是垮掉,彷彿才是一個「合格成年人」的標準。
 
「在愛中,自己的能力越好,伴侶就越自由,因為他不需要為你的快樂負責。」——哈克
 
所有情緒都需要好好被處理、被代謝。每個人都應該要有讓自己快樂的能力。需要時間練習,去認清自己心中的恐懼、徬徨跟不捨,才能讓這些情緒完成自己的生命輪迴,進入被歸類為未來更強大的儀式。
 
「理科太太是很好的傾聽者及反饋者,運用許多諮商技術和統整推進的技巧,當然很可能是不自知的運用,人格成熟到一個階段就能如此好好的承接他人。這集看了很感動。」很喜歡影片下面這個留言,也希望我可以成為內心豐富的人。
 
「永遠是在最糟糕的狀態,我們才能夠學習。」 ——(Jolin,2018)

人來人往只是日常

當對方在疏遠你的時候,其實字裡行間可以感受得到。

經常隔天才回覆訊息、熱情的發訊息過去得到的都是好或是嗯,說「謝謝」的次數多了、不再主動聊天,不約了,不傾訴了,失去所有話題,連關心都變得陌生。

我總告訴自己別想太多,有些人可能就是天生不會主動聯繫他人。可能也說服不了自己了。最後我放棄了,變得不想理他,他寫的、他發的我都不感興趣,因為帶來的都是不開心,甚至不想跟他在同一個空間,我怕在一起的時候不知道要聊什麼。

人來人往只是日常。

螢幕快照 2017-12-16 上午3.23.16

「想要獲得尊敬、友愛與眷戀,前提在於不可靠近,不可盡歡,不可以失了分寸。在一段距離與想像之上,才會有理想關係的存在。」 —《我是許涼涼》

想對人好,終究還是溫柔且善良的,但只差一小步在於「你也要讓對方感到舒適」你要努力慢慢摸索出屬於最好的相處模式,你得知道,怎樣是對他好的,以及對你也好,這溝通過程中可能有些事情會令你有點難過,但這是必經的。

很愛但不能。因為是睜眼可見,觸手不及的光。

依賴

我的心很小,小到只能容得下很少的朋友,
一旦被認定,就會付出的比別人多,
屬於比較黏朋友,甚至時不時會一直「騷擾」人家的那一型。

我知道很多時候對對方來說是個負擔,畢竟他們也有自己的生活要過,
心裡越害怕對方離我而去,就越小心翼翼。

最近太累了,各種壓力,覺得好像什麼事都是衝著自己來的,
已經太習慣依賴你的依賴,所以當我解讀你的訊息為「感到壓力」「不喜歡」時,
感覺到內心的某一處正在崩解,難受的存在著,
想要儘可能的逃離一切跟你有關的事。



我一直以為是你需要我。

直到有一天我才發現,實際上是我更需要你。
覺得委屈難過的時候都希望你在,
甚至在我難過時為你做些什麼都會莫名安心。

其實一直以來需要被照顧的都是我吧。

你是我依賴的人,我卻成了你的壓力,
實在很討厭這樣需要被人安撫的自己。

我還是跟以前一樣總是太用力在每段關係上。

我需要獨處,需要找回一些什麼,
再給我一點時間,重新練習這段關係。

等我回來。

 

點滿自我復原的能力

最近簡單來講就是「無限焦慮」。常常無由來的大哭,或是稍微發個呆騎個車也可以掉一兩滴淚,有時候其實沒哭,但內心真的難受得快要死掉了,好幾次因為非常細微的感受就崩潰。拖著拖著,越掙扎,越下陷,比以前還要嚴重的焦慮。

我覺得自己困在原地,就怕保持不了一直中獎的局面,我把所有的快樂都認為是那次刮獎刮來的,忘記了沒有彩票該怎麼生活。害怕成為一個連自己都騙的人。

好久了,都沒輕鬆的玩過,看似好像很瀟灑愜意,其實都是疲憊。好羨慕身邊的人滿心期待安排著聖誕跟跨年行程。常常都只是換個地方工作,都要別人提醒我「要休息」「你可以去__走走」。休息的時候休息不好。我怕工作做不完,我怕不小心就睡過頭,我想到還有好多好多待辦清單。然後我又哭了。哭完後又強迫理性地想找方法緩解這些焦慮,試圖不要讓它影響到我的生活跟工作。回血的時間變得好長好長,也已經放棄期待被誰拯救。

我理性的分析焦慮的來源,在於對自己無能的無力跟憤怒,焦慮未來事情還沒有發生當下的恐懼。我努力學著跟這些焦慮和平相處,總算有一些進步——

「給對將來感到不安的自己」: 只專注於「此時此刻在眼前發生的問題」

我不期待它被治癒,有時候我甚至想深深的感受這種分裂、重建的過程,想讓大家知道我真的很難受很不好。好好陪它,也好好陪自己。

那些觸發幸福反應的事物

螢幕快照 2017-11-26 上午12.18.38.png

過勞以外,還有工作與生活的平衡問題。低薪使得多數勞工得用更多時間換取糊口之資,滿足最低層次的生理需求,假設輪班換班間隔八小時,可能睡不到四小時。休息時間並非是睡眠時間,而是包含睡眠的「生理需求時間」切割出另塊「自由時間」,這些時間都應該要足夠,才能讓人維持一個有尊嚴的生活。

萱今天轉了一篇文章(https://goo.gl/LfQKmE)寫說:

『真正能觸發幸福反應的事物,反而只是很微不足道的事情:累的時候小小休息一下的片刻、六到八小時充足的睡眠、和親友無目的性的談天、充足而純粹玩樂性的運動、還有自由而無目的性的思考或創作等等。人只要能維持基本生活條件,就能無礙於對幸福的體驗,幸福與實質收入和社經地位並無必然關係。』

大家對自己的命珍惜成這樣,誰來珍惜勞工的命?

小心輕放

螢幕快照 2017-11-12 上午10.02.16

我是一個很受朋友影響的人。因為大膽,出門會帶購物袋少用吸管;因為萱跟蔣,看了飲食跟疾病的書,跟許多經典電影。一直很感謝他們的品味跟習慣,一路上朋友們都帶給我許多好的影響,反過來想,不知我對朋友有什麼好的影響呢?若我也能像他們帶給我的一樣,友情也會這樣延續下去吧。

隨著年紀越長越懶的交新朋友,在一個年紀後,想要的友誼很簡單,只要擁有幾個對人生方向一致,價值觀類似,興趣有重疊的幾個朋友就好。和看似跟自己不同又有些相似地方的朋友相處,是一件舒服快樂的事。

在每段關係中,其實我是很怕一方因為對方付出很多而想要「回報」他的好;或「希望」對方因自己對他好而想要得到回饋。只要把對方放心上,知道彼此都很在乎就好。

《小王子》裡因為你馴養了那只狐狸,它才是世上最可愛的狐狸;因為你精心呵護過那朵玫瑰,它才和世上其他所有的玫瑰都不一樣。

我想要小心呵護\輕放每一段關係。

我在成為一個溫暖的人的路上

21994033_10213220512042590_5601166023855027288_o (1).jpg前幾天被范姐拎去一個葡萄酒分享會,范姐在會上也有個簡單的短講,是關於「兩人關係」的分享。

范姐稱墨西哥裔老公蘿蔔頭是 life partner = 一起生活的伴侶,「所有的關係都是自己定義的,兩個人在一起像是經營合作關係,我們最快樂的事是共同做一件事,這些事情只有一人知道/懂,這是我認知的親密關係。」好喜歡這樣定義 

在社交關係上,現在很多人的伴侶不一定是先生或太太,可能是未婚夫/妻,或是比較親密的同/異性友人。每每有邀約在詢問會不會帶上另一半時,常會因不清楚對方目前交友狀況而鬧尷尬。

范姐說她會問:「當天有沒有重要的人跟你一起來?」(英文說法:「significant other?」)這真的是非常非常溫柔的問法,把對方跟伴侶一起放在心上了。

我也要當個溫暖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