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了一場浪漫的夢

螢幕快照 2018-11-17 上午11.50.49

上野:「恢復平靜的日常,大家都很開心」
深海:「平靜嗎?」
上野:「是啊,這一切多虧了你。」
深海:「嗯是啊,是我想要的太多了。這樣的日子對大家來說才是最平靜的。」

這幾天熬夜追到《無法成為野獸的我們(獣になれない私たち)》的Ep5,看到這幕覺得很揪心。大家都很好,我也應該很好吧。

這些日子很痛苦,時好時壞。更多時候我反而總像是在我以外的地方觀察自己,相當清楚自己在經歷些什麼、累積些什麼、如何克服、如何復原。

希望明天自己更進步一點,一點點就夠。

我喜歡你,說完以後就比賽誰先忘記。

人來人往只是日常

當對方在疏遠你的時候,其實字裡行間可以感受得到。

經常隔天才回覆訊息、熱情的發訊息過去得到的都是好或是嗯,說「謝謝」的次數多了、不再主動聊天,不約了,不傾訴了,失去所有話題,連關心都變得陌生。

我總告訴自己別想太多,有些人可能就是天生不會主動聯繫他人。可能也說服不了自己了。最後我放棄了,變得不想理他,他寫的、他發的我都不感興趣,因為帶來的都是不開心,甚至不想跟他在同一個空間,我怕在一起的時候不知道要聊什麼。

人來人往只是日常。

螢幕快照 2017-12-16 上午3.23.16

「想要獲得尊敬、友愛與眷戀,前提在於不可靠近,不可盡歡,不可以失了分寸。在一段距離與想像之上,才會有理想關係的存在。」 —《我是許涼涼》

想對人好,終究還是溫柔且善良的,但只差一小步在於「你也要讓對方感到舒適」你要努力慢慢摸索出屬於最好的相處模式,你得知道,怎樣是對他好的,以及對你也好,這溝通過程中可能有些事情會令你有點難過,但這是必經的。

很愛但不能。因為是睜眼可見,觸手不及的光。

依賴

我的心很小,小到只能容得下很少的朋友,
一旦被認定,就會付出的比別人多,
屬於比較黏朋友,甚至時不時會一直「騷擾」人家的那一型。

我知道很多時候對對方來說是個負擔,畢竟他們也有自己的生活要過,
心裡越害怕對方離我而去,就越小心翼翼。

最近太累了,各種壓力,覺得好像什麼事都是衝著自己來的,
已經太習慣依賴你的依賴,所以當我解讀你的訊息為「感到壓力」「不喜歡」時,
感覺到內心的某一處正在崩解,難受的存在著,
想要儘可能的逃離一切跟你有關的事。



我一直以為是你需要我。

直到有一天我才發現,實際上是我更需要你。
覺得委屈難過的時候都希望你在,
甚至在我難過時為你做些什麼都會莫名安心。

其實一直以來需要被照顧的都是我吧。

你是我依賴的人,我卻成了你的壓力,
實在很討厭這樣需要被人安撫的自己。

我還是跟以前一樣總是太用力在每段關係上。

我需要獨處,需要找回一些什麼,
再給我一點時間,重新練習這段關係。

等我回來。

 

點滿自我復原的能力

最近簡單來講就是「無限焦慮」。常常無由來的大哭,或是稍微發個呆騎個車也可以掉一兩滴淚,有時候其實沒哭,但內心真的難受得快要死掉了,好幾次因為非常細微的感受就崩潰。拖著拖著,越掙扎,越下陷,比以前還要嚴重的焦慮。

我覺得自己困在原地,就怕保持不了一直中獎的局面,我把所有的快樂都認為是那次刮獎刮來的,忘記了沒有彩票該怎麼生活。害怕成為一個連自己都騙的人。

好久了,都沒輕鬆的玩過,看似好像很瀟灑愜意,其實都是疲憊。好羨慕身邊的人滿心期待安排著聖誕跟跨年行程。常常都只是換個地方工作,都要別人提醒我「要休息」「你可以去__走走」。休息的時候休息不好。我怕工作做不完,我怕不小心就睡過頭,我想到還有好多好多待辦清單。然後我又哭了。哭完後又強迫理性地想找方法緩解這些焦慮,試圖不要讓它影響到我的生活跟工作。回血的時間變得好長好長,也已經放棄期待被誰拯救。

我理性的分析焦慮的來源,在於對自己無能的無力跟憤怒,焦慮未來事情還沒有發生當下的恐懼。我努力學著跟這些焦慮和平相處,總算有一些進步——

「給對將來感到不安的自己」: 只專注於「此時此刻在眼前發生的問題」

我不期待它被治癒,有時候我甚至想深深的感受這種分裂、重建的過程,想讓大家知道我真的很難受很不好。好好陪它,也好好陪自己。

那些觸發幸福反應的事物

螢幕快照 2017-11-26 上午12.18.38.png

過勞以外,還有工作與生活的平衡問題。低薪使得多數勞工得用更多時間換取糊口之資,滿足最低層次的生理需求,假設輪班換班間隔八小時,可能睡不到四小時。休息時間並非是睡眠時間,而是包含睡眠的「生理需求時間」切割出另塊「自由時間」,這些時間都應該要足夠,才能讓人維持一個有尊嚴的生活。

萱今天轉了一篇文章(https://goo.gl/LfQKmE)寫說:

『真正能觸發幸福反應的事物,反而只是很微不足道的事情:累的時候小小休息一下的片刻、六到八小時充足的睡眠、和親友無目的性的談天、充足而純粹玩樂性的運動、還有自由而無目的性的思考或創作等等。人只要能維持基本生活條件,就能無礙於對幸福的體驗,幸福與實質收入和社經地位並無必然關係。』

大家對自己的命珍惜成這樣,誰來珍惜勞工的命?

小心輕放

螢幕快照 2017-11-12 上午10.02.16

我是一個很受朋友影響的人。因為大膽,出門會帶購物袋少用吸管;因為萱跟蔣,看了飲食跟疾病的書,跟許多經典電影。一直很感謝他們的品味跟習慣,一路上朋友們都帶給我許多好的影響,反過來想,不知我對朋友有什麼好的影響呢?若我也能像他們帶給我的一樣,友情也會這樣延續下去吧。

隨著年紀越長越懶的交新朋友,在一個年紀後,想要的友誼很簡單,只要擁有幾個對人生方向一致,價值觀類似,興趣有重疊的幾個朋友就好。和看似跟自己不同又有些相似地方的朋友相處,是一件舒服快樂的事。

在每段關係中,其實我是很怕一方因為對方付出很多而想要「回報」他的好;或「希望」對方因自己對他好而想要得到回饋。只要把對方放心上,知道彼此都很在乎就好。

《小王子》裡因為你馴養了那只狐狸,它才是世上最可愛的狐狸;因為你精心呵護過那朵玫瑰,它才和世上其他所有的玫瑰都不一樣。

我想要小心呵護\輕放每一段關係。

我在成為一個溫暖的人的路上

21994033_10213220512042590_5601166023855027288_o (1).jpg前幾天被范姐拎去一個葡萄酒分享會,范姐在會上也有個簡單的短講,是關於「兩人關係」的分享。

范姐稱墨西哥裔老公蘿蔔頭是 life partner = 一起生活的伴侶,「所有的關係都是自己定義的,兩個人在一起像是經營合作關係,我們最快樂的事是共同做一件事,這些事情只有一人知道/懂,這是我認知的親密關係。」好喜歡這樣定義 

在社交關係上,現在很多人的伴侶不一定是先生或太太,可能是未婚夫/妻,或是比較親密的同/異性友人。每每有邀約在詢問會不會帶上另一半時,常會因不清楚對方目前交友狀況而鬧尷尬。

范姐說她會問:「當天有沒有重要的人跟你一起來?」(英文說法:「significant other?」)這真的是非常非常溫柔的問法,把對方跟伴侶一起放在心上了。

我也要當個溫暖的人。

 

能活過 30 歲真的是很厲害的事

九月,幾件小事。

最近信箱湧入比平常更多的開課、講座邀約信,不知道為什麼。老實說也算是蠻幸運的,從開始接案到現在還沒餓死,一個月如果只講課也可以維持在一個上班族的收入,但就還是喜歡執行,喜歡‬嘗試,喜歡享受每次失敗跟成功的無法預期;有趣但不賺錢的事是延續我對這個行業熱情的來源之一,後來發現有趣的事能賺到的錢確實也比較少,但還好這樣的好事我總能遇到不少。

不是說不喜歡教課,而是教課對我來說意義是自己給的;起初比較像是膽量跟口條訓練,到後期是沈澱對社群的理解跟一連串自我質疑。社群變動很快,需要看大量資訊、分享跟書籍,強迫症的我每每講義總是不停再換再補充,有上過我的課的就知道投影片是當天給,總是不小心就幾百頁的投影片,甚至前一秒還堅持在計程車上補個剛看到的最新案例,時時打翻過去自己的認知更是家常便飯。

上到後期總越發覺得培訓的作用有限,還是個人的內驅力決定一切,我也認為,願意把事情幹好的人,不會寄希望於三天打魚兩天曬網蜻蜓點水的培訓;「學社群」這事也是如此,技巧真的不難,只要願意「付」,你就一定「得」,在技藝的領域中,這一切都還是挺公平的。但一個人的網感、共感、社群感的養成,還是得靠多看書多感受多感知他人(甚至多參與社會運動),在連「人基本的、共性的心理和行為特徵」都沒搞明白之前,先別那麼著急去研究 95 後甚至趨勢變化。我們得醒著,得看到痛苦,從而去感受他,做一個沒有共情能力的人是無法交流的,他回應不了任何的情感。

要說這些日子來的變化,大概是我臉皮又更厚了,好聽地說就是內心更強大了吧。過去蠻長一段時間我會覺得那麼多年積攢下來應對負面情緒的方法不管用了,對於每天早上起來看到自己的貼文被廣傳跟討論,還是會很惶恐;前些日子一直很害怕 30 歲的到來,總落入著在拼命追趕這年紀被賦予的期待,深深害怕在年底前要完成的事都做不好,然後一無是處一事無成,想到就莫名焦慮;後來集中看了一段時間的書,不知道為什麼想開了,一直到現在,我發現別人已經很難影響我了,大部分糾結都在自己。

總感嘆人生好難,能活過 30 歲真的是很厲害的事,但最近卻被一則新聞給療癒了。這是 NHK 最近的新聞,安倍上任為了增加生產力推動彈性工時,很多人五點就下班,突然可支配的時間變多了。一名中年人下班後不回家,拿著妻子原先為他加班準備的飯糰在公園吃,再到咖啡店滑手機以及練習揮棒,他說這是他最開心的時光。報導不帶有觀點跟立場,只是平鋪直述的敘事,新聞最後才說『我想我們都需要一點時間喘息』。

找到屬於自己的第三空間很重要,在時間的象限中,這屬於「重要但不緊急」的事兒,人與人之間的差別就在於這裡,而事情也沒有所謂好與不好之分,只有分成好與更好——以上也致現在正在成長的自己。

很遺憾,你不能這麼做

社交軟體雖然多,但容許想講且能講的話的地方不多。

雖然工作上總要不斷打開臉書,但自己對臉書的依賴卻越來越少,連發廢文都懶了,現在最常做的反而是天天發推刷推,天天發 IG 限時。喜歡推特的原因很多,除了介面整潔,字數限制會讓自己少打一些贅字,也會把廢文弄的特別有梗,但覺得推特最迷人的地方在於,它赤裸了一個人的另一面。

「大部份的人喜歡你,他們就想普普通通喜歡你一下,和你在一起,摸摸你的葉子,親親你開的花,這時候你不能把地下盤根錯節的根系都連根拔起,放到天光之下,放到他面前說『你看一看吧,求求你連他們一起愛我。這才是我本來的樣子啊!』很遺憾,你不能這麼做。」—— by 某個中國推友

實名的臉書跟 IG 一樣,都是日常生活的自我展演;匿名的推特,反而在質疑人生的同時更讓人說出心裡的話,那些天天說自己想死的反而充滿生命力;天天喊著好厭世的卻依然積極努力。

這裡可能離真實的生活太遠,但也可能靠真實的生命很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