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每個人在社群上水準都普遍及格之後,要拚的不外乎是「資源整合」

其實我對臉書的發新聲明很無感,大概是我這個人既悲觀又樂觀吧。樂觀地認為,既然臉書調降了演算法,那大家起跑點還是一樣的,其實嚴格說起來變就還是不變;悲觀地認為,在人家的平台,要怎麼改也是人家決定的,不爽的話說不定只會得到「不爽不要用」的答案。

在意識到做社群不只是做貼文求互動、求分享後,我去教課也不再只是教內容的趨勢,而是教我自己在做什麼以及為什麼要這樣做。

後來,我開始做最多的事不是創意,而是找更多資源,最基本的是流量交換,怎麼談怎麼交換,可以去觀察對方需要什麼內容,或是找類型相近的媒體互相轉發,這是「交換流量」 ;第二是「經營人脈」,在你經營的領域上肯定有一些垂直的意見領袖,最基本的去攀關係啊,給試用啊,去刷存在感啊,有句話說:「你的學歷決定你的起跑點,但你的社交圈,決定你可以走多遠。」 ;第三是「媒體友好」,我的做法很土法煉鋼、很傳統媒體,看到競業露出或是翻翻報紙雜誌,第一步是把記者名字跟路線記到資料庫,臉書或估狗肉搜他,同樣也是打好關係,適時問候的同時並提供好角度好趨勢好觀察好內容;第四點很重要是「找合作」,不管是技術合作、內容合作、垮領域合作,各種可能、潛在的合作機會都不要放過,這點跟第二點的經營很有關,每次遇到新朋友我第一句話就是:「我手上的 ___ 可以跟你們試試看做 XXXX 嗎?」

簡言之,當每個人作業水準都普遍及格之後,要拚的不外乎就是「資源整合」。

最後附上吾友 Vanessa Lai 今天看一篇外媒報導的摘錄分享:「臉書新聲明對新聞媒體未嘗不是壞事,對尚未媒體化的品牌則是一次往死裡打的衝擊。因為新媒體相較傳統媒體思維,已經轉型成著重受眾所需要讀的資訊做內容策展,品牌如果只是繼續給自己包裝形象、做創意內容導購終究還是會被臉書演算法排斥的。

硬要去談一些臉書降低演算法解方,說真的我還真提不出來,花錢更是最簡單也是最偷懶不去思考的方式。社群走到現在了,只要有一定涉略程度,幾乎人人都對基本玩法套路駕輕就熟,希望大家都可以透過臉書新聲明好好思考社群經營到底是什麼。

原文發在這:https://goo.gl/dP9Wpj

BIOS group ——用『文創者能量』去解決業主問題

螢幕快照 2017-11-18 上午12.36.14

要解決業主問題的方式有很多,如何用『文創者能量』去解決業主問題?

會跟文創自走砲 陳祖康 Victor Chen 認識,是因為去聽了一場他的講座,當時還不知道什麼「文創經紀」,只知道有 BIOS Monthly 這個介紹台灣文藝、旅遊、飲食等網路雜誌平台,會去聽只是單純好奇該網路媒體的獲利模式。

當然可想而知,做內容這塊是不賺錢的,有趣的是他們的真正獲利方式:「文創經紀」。

BIOS group 文創經紀的服務項有媒體公關、法務財務跟業務談判,簡單來說就是個結合文創、經紀還有顧問諮詢,身兼品牌跟創作者之間的溝通橋樑,『用文創者能量去解決業主問題』。

旗下一批文創工作者有這次設計金馬視覺的方序中、原來是電競選手我還以為是廚師的 Soac Liu 索艾克、患得患失男子(O)不務正業男子Ayo(X) 的 AYO,還有知名的蕭青陽詹朴等設計師、藝術家、廚師跟插畫家。其實我一直覺得他們在做的事情很有趣,而且旗下創作者跟經紀人的畫風都很一致 XD

【 報名這邊請:http://bit.ly/文創經紀  】

——

但對於文創經紀這塊,我自己就有超多問題想要問,剛好 貌似實驗室 Mouse Lab 的一系列「 緊扣心弦:內容操偶師的四堂實戰課 」的活動,就請到 BIOS Group 執行長暨創辦人 白尊宇 來分享。身為萬年貌似之友的我因為是該場主持,所以前幾天去找白對內容的同時,實則問了許多自己想問的問題——

簽創作者的標準?如何幫忙創作者處理不熟悉的事情?

怎麼從網路媒體發現文創經紀的缺口?

公司內業務部跟經紀部的工作內容差別?

業務部面臨的壓力?接案順序?如果有許多創作者都想做該品牌,怎麼挑選適合的邏輯?

怎麼挑選經紀人?(白尊宇說「聰明」、「能快速在事情上做出正確選擇」最重要XD)

文創經紀下一輪要解決的事情?

——

會希望大家來聽除了內容有趣之外,我覺得很有收穫的是聽背後的邏輯跟選擇:業主想要解決問題是什麼?觀察到什麼?解決了什麼?我自己前天光是聽白尊宇分享這些就很過癮,更別說是精采案例背後的操作邏輯。

很多創作者沒有辦法做創作以外的事情,合作的討論、談判跟媒合,比如時裝設計師不會碰到平面書法的授權計價方式,書法界也不知道 2-9 月的時裝周速度。文創經紀最重要的就是要幫忙創作者處理不熟悉的事情。

開始創業後,白尊宇覺得文創經紀是缺乏橋樑。例如長榮航空的跨界,他第一次去開會發現他們只懂航空相關的工作,只看到「物」 卻不知道怎麼做「體驗」的思維。

過程中要去構思怎麼讓這些主事者掏出的錢是值得的,與其做行銷預算,不如花在跨界企劃。除了協助創作者往更好的發展,其實花更力氣說服品牌或大企業,過往的跨界失敗是沒有想清楚,這是要根本的解決問題。不需要去煩惱下一檔合作在哪裡,而是這樣做是不是更好。

打破圈內的知名度的依賴路徑/為跨界合作打開契機:聶永真打開知名度真正的源頭是因為幫蔡英文做選舉、方序中幫金馬獎做設計才被認識,後續開啟酒商包裝合作機會。產業外的人不是因為作品本身找設計師,專業領域知名度當然很重要,但不會帶來產業外的認識。

行銷本質沒有真正改變。更深刻的互動還沒發生,也就是讓產品與顧客之間有更深的關係,現在是「被看到卻被仍然不被喜歡」如何讓服務或產品有被喜歡的可能,實際針對要開發的客群制定目標。

當初花仙子雖是市場龍頭還把好神拖買下來,但年輕人不喜歡用他們家的東西,寧可去買掃地機器人。知道年輕人不喜歡他,品牌要解決這個問題,卻不知道怎麼做,市調後發現:「年輕人覺得很醜。」於是有了馬來膜的設計,還是保留著原有的替換紙(因為媽媽族群熟悉)。結果馬來膜那組還賣比較貴 399,甚至還賣得更好。

當初Soac之所以走電視主廚的路線,因為「電視」這個路徑,不需嘗試說服這麼多人就可以讓營收產生,說服主事者就可以(B2B),不需處理消費者(B2C)。

——

明天晚上白尊宇也會分享:

經紀的發展,傳統經紀跟文創經紀的不同

文創經紀產業現況與面臨的問題(如何幫忙創作者處理不熟悉的事情、產業對跨界沒有想像等等)

案例分享(馬來貘 Cherng 中國信託信用卡&拖把、蕭青陽&長榮航空、方序中&金馬影展操作)

以上明天在講座都可以得到解答哈哈。如果你對上述有興趣,歡迎明晚一起來玩。

【 報名這邊請:http://bit.ly/文創經紀  】

——

📍【 文創經紀101:風格內容的探索之路 】📍

11/18(六)19:00-21:30(18:30 開放報到)
主持:張嘉玲|SOHO 社群經營者
對談:
白尊宇|BIOS Group 執行長暨創辦人
王乾任(Zen大)|出版觀察家

——

如果你還想了解更多一點,可以看看以下兩篇短文~

💡 為什麼 BIOS 做的人物專訪這麼美?
白尊宇這樣回:https://goo.gl/KhkmW2

💡 跨界合作的目標是為了什麼?從馬來貘和花仙子合作的案例聊聊:https://goo.gl/w297UR

直播最有效的震懾結果,就是人民的自我審查

儘管中國對李明哲案還不到全程直播,但畢竟還是直播了,對他們而言又是個司法公開的證明,成了對中國國內最好的宣傳。

反觀我們對於兩國間關於刑事管轄的爭端至此做不出表態,默認中國法院有權拿「台灣人在台發的貼文」來論罪,默認台灣人在國內行為也受中國法律管轄。

李明哲「被認罪」不是小事,關心李明哲無關藍綠統獨與政治立場,每年有數百萬的台灣人在兩國之間流動,任何人都可能變成下個李明哲,未來只會有更多台灣人淪入中國形事管轄的範圍內。

我們都是李明哲,我們都被認罪了。

小編小編

 

經營一個粉絲團,就是在經營一家公司,經營個人也是如此。

出去講課的時候,常常會提到怎麼去看「小編」這個角色?

我覺得,小編的心態很重要,其實做任何事都是這樣。不是糾結著這樣做有用沒有用,或因為覺得沒有用就不去做,覺得沒有回報就不去做。

如果你認為做一件事情一定要有回報才行,那跟小孩子做事要糖吃差不多。

最後一頁投影片總是寫著,不要把總是想著怎麼做好社群經營,換個角度去想,「身為民眾如何參與議題,為公民社會努力?」即使你是小編,也可以找到自己的位置,去分享你認為重要、被消音,甚至是目前還沒被關注的議題,甚至都有可能有效改變這個社會以至國家。

回到主題,經營粉絲團也是,如果你總是在當小編(或是其他)的工作中經營得很痛苦,不如換個心態想:

先考慮用戶想要什麼,在考慮自己能不能帶給用戶想要的,在思考自己在中間有沒有機會?

這是「合作」的心態,不是上班。你是借用公司的資源,幫助公司完成目標的同時,也能成就自己想要的。

我把「小編」分成四種:

第一種是安於現狀,寫貼文的用意在於「老闆!你看,我寫好囉!」;
第二種是寫文章的同時也了解自己的業務;
第三種是了解業務,並同時找到新玩法;
第四種是帶著自己想到的玩法找人合作。

也許在往上還有更多分類,但你會發現,小編這工作對別人來說,看起來好像就是個複製貼上,一個微不足道的角色。

但一個真正喜歡社群經營的小編做到最後,已經不只是「大家想像中的小編」,要把自己看大看小,把小編這工作做大做小,會關係對「社群經營的想像」,這也是我覺得做社群最有趣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