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

前幾個月我過得很不好。

他的前任(分手後已交新對象),看到他交新對象(我)後過得很不錯,寫來一封漫漫長書,內容說自己放不下,細數過去如何被對待,後來發現原來他是有能力對別人好的人,想到過去自己為什麼被這樣對待,要他給她一個交代。

她說「不知道自己該多善良才能做到放下」
她說「希望妳不會只知道片段而感到不安或是什麼」
她說「不知道該怎麼辦是最好的解法,真的也無意要介入你們」

之後每一天就是揚言說要自殺、傷害自己、種種情緒勒索他,不舒服的那些訊息騷擾我到影響我的生活。被毫無病識感的種種情緒勒索——這就是我過去幾個月的日常。

說真的,那段時間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有時候我會心疼她,最不想傷害的也是她。所以當她希望我去加入討論,我都拒絕了,因為我無法解決她的問題,只有自己有病識感,專業的諮詢介入才有機會。我退讓,我理解,我也從來沒有口出惡言過。

我選擇提了分手。因為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好像我願意放下,她就不用因為我的存在而感到崩潰,他也可以好好處理,不用顧慮到我的心情。當我決定要切斷的一刻,是那樣的痛。

當然,他沒辦法處理也是分手的原因。兩個人對感情觀程度不同,有時候不是他不愛你你不愛他的簡單命題,說得對方都無法理解,溝通起來也很累很無奈。我甚至能夠心疼他的無力,也可以理解他的選擇背後有他的難處,也尊重他的選擇。

現在,他們都好好的,又回到看似「穩定」的三人互動關係,而我卻要定期去看心理諮商——平復在這段感情裡受到的創傷。

過去這段關係當中,我表現的超乎理性,因為面對的是失控的人,我不想也很怕做出一樣的反應。只是偶爾感性跟不上理性的速度,就會開始崩潰。我的狀況反覆地非常不好,常常會不斷自責跟難過,想知道自己做錯什麼。

回頭去看這段掙扎,我知道離開是對的。

醫生說:「不要想去抗拒事實,也不要想一再的去改寫歷史,遇到就是遇到了,去正視過程中的壓抑跟委屈,這些還有待慢慢去發現跟解決。」重要的是,先考慮「我」,就是先知道並了解自己的「想法和需要」。 情緒是自己的,沒有人有義務要替你承擔。 沒必要所有人都有義務去承接不屬於自己的責任,也沒必要背負他人沈重的人生。而有些人就很奇怪,總是要別人替他的不幸跟選擇負責。

還是想說,不是說什麼不能跟前任當朋友,也許每個人的感情觀都不一樣,但有些人就是沒什麼邊界概念。分手能不能做朋友的關鍵,在於雙方能不能把握好邊界,能不能尊重對方新的邊界,這個邊界是用來界定「別人應該怎麼對待自己」準則跟限制,知道什麼可以做、什麼不該做,自己可以接受哪些對待、不能接受哪些對待。

能這樣打出來也是在恢復的路上了。這段期間很多案子都delay,感謝合作廠商的體諒,還有感謝身邊朋友無時無刻的陪伴跟關心,抑鬱的時候真的很需要有人陪在身邊,真的謝謝。我也相信我有能力去經歷這些事。

2019.1.10 寫下,我會永遠記住它。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