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紙本到電視:機會,眉角與挑戰——《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花甲男孩》/吳曉樂、楊富閔

47131765_258427885091242_2318948985953320960_n

今天在信義誠品聽《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作者吳曉樂,跟《花甲男孩》作者楊富閔談『從紙本到電視:機會,眉角與挑戰』。

面對作品被改編,前者的作品被改編為電視劇跟遊戲,作者認為「作者已死」;後者的作品作者除了擔任編劇一員,亦在電視劇中演出。

吳曉樂提到,當時公視與她討論時,問最多問題的是「請問這本書是在說什麼?」這很有趣,要互相確認定調,畢竟影視成本高,跟寫字不一樣。寫字的失敗是一個人的失敗;電視劇的成功在於導演本人意志剛強。

吳曉樂之所以保持改編的距離原因為,很怕別人說「如果當初這兩人是這樣就好了」,觀者在參與過程中,會以另一種視覺語言說明如何看這部作品。

媒材一轉譯會遇到很多事情,你會像是作品的旁觀者,很想知道別人怎麼看這件事,但總會遇到喜歡跟討厭的人,作品只能讓人去評價他。不過這也讓吳曉樂去反思,20 幾歲出書時沒有思量的事,對其他人來說是很重要的事。

改編有著先天性的限制。有些劇情是原著沒有,但電視劇有,在公視的分級制度下,已經盡量移至晚間九點播出;吳曉樂特別提到《貓的孩子》編劇是簡世耕,有位母親滿心期待與孩子一起看,結果看完之後傻眼,抱怨裡面劇情可怕;吳曉樂「把戰場交給別人」交給公視,簡世耕回覆道「你不覺得這種大人對孩子完全沒有想像沒有收斂的暴力,比恐怖片可怕嗎?」結果媽媽竟然反被說服了。

「對了,簡世耕同時也是紅衣小女孩的編劇。」說完在場的聽眾都笑了。

《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播出後,Netflix 評為「亞洲人的集體創傷」,與其說是親子故事,不如說是權力關係。吳曉樂收到很多私訊,笑嘲自己像是天橋上的百元問卦,所有問題的背後都是「他們愛我嗎?」這些愛雖然窒息,但也不失為愛的本質。

《花甲男孩》的作者楊富閔則坦言,從文字到影像誕生,心中有著幽微的感動,幫助自己有更多角度去理解創作 — — 「花甲男孩的 100 種演化方式」;也盛讚《花甲男孩》的成功在於,講出最好的詮釋不是作者,而是編劇;天馬行空給予作品生命故事,花甲是阿嬤取的,家中的芒果花開了好幾畝地,讓阿嬤這個角色有著現代感的變化。

ps 吳曉樂推薦《階級病院》、《野豬渡河》跟《墟行者》三本書,立刻入坑~😄

原文發布於此:https://ppt.cc/feVgtx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