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年華》:直視一種黑暗,能讓你更加珍惜眼前的光明

27540100_10214247833164976_2899968888272986488_n.jpg

《嘉年華》的題材雖為兒童性侵事件,但從頭到尾都沒有出現性侵者的臉,而是聚焦在性侵後以及周遭第三者的模糊視角展現。

導演的整部拍攝手法都一直把情緒壓著,用非常安靜的方式在述說著隱忍、克制以及壓抑,甚至連性侵的細節、性侵者的臉都沒有出現過,看電影前我以為我會大哭,但都沒有,就連想痛哭都找不到切入點,映後心裡卻堵了很久才散去那低鬱情緒。

有好幾幕殘忍至極,看得我非常壓抑又不寒而慄;像是媽媽衝進小文的房間發瘋大喊:「誰叫你穿這些不三不四的衣服,誰讓你這麼漂亮!」被搶去裙子,被媽媽拖到洗手間給剪短了頭髮——一個女孩就這樣被教會了什麼叫「蕩婦羞恥」,還是媽媽教的。

小文最後經歷三位醫生確立身體是否有性行為痕跡,宣判結果後留下眼淚,我到這邊才逐漸能理解受害幼童的心情,前面無法理解的所有不明白,包括孩子們為何在事後毫無反應,沒什麼特別明顯的痛苦跟傷心,甚至還冷靜地吞了隔壁班同學肚子痛時吃的藥,不懂「處女膜是什麼」,整個處於懵懵懂懂的狀態都有了答案——因為在這個時候她才徹底地理解了性侵在這個社會中意味著什麽。

這也是為什麼性侵兒童的案件更多藏在陰影之中很少進入公眾視野,而幼童性侵的報案跟破案率一直是最低的。我們不明白他們的明白。

還好,還有個很美的鏡頭,兩個被性侵的孩子在像是隱喻陰道般的兒童樂園迷宮裡開心地大喊跟探索,好像看到我兩個可愛的姪女在嬉鬧著,最後來到一個光亮的地方。

《嘉年華》的英文片名「Angels Wear White」很有意思,帶出片中穿著潔白洋裝、露著白色底褲的夢露。金色假髮、夢露是男性對女性的凝視。就像每個人在夢露腳上貼廣告,這沒什麼,片中想談的還有更多關於成長、關於對性的渴望與想像。

小文的爸爸是當中最「正常」的男性,面對到另一名被性侵女孩的父母帶來的和解請求跟 iphone,他憤而把菸熄了說「公道呢?」;面對到第二次驗傷時宣告沒有性行為痕跡的記者會,他憤怒,卻依然克制。我想起三色幼兒園接受採訪的家長說的話:「我真想燒了這個學校。」最重的話,不過就是這一句話。好善良,真的好善良。但就是這些善良、認命、不給社會添亂的人,承受著這些代價。

對於悲劇的發生,沒有人覺得自己有責任。這部電影真就是沒人覺得自己錯,現實裏就是這樣。在層層壓迫下,周遭的人能選擇的只有自保,根本沒有餘力去反抗。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理由,無解。但會讓你去思考當面對到這樣一個社會狀況的時候,一個人在社會中該如何自處的問題。

對於這些直指社會核心的電影,必須要得獎才能不用抽籤在台灣上映,但面對今晚九點場電影卻只有不到十人觀賞,還是在人潮最多的信義威秀,總覺得不該如此。畢竟有人說這部片正好借勢上了中國三色幼兒園的時事議題。我多希望他沒有借勢。如果有,那就更猛烈一些宣傳吧。這樣的片,是需要營銷給更多人看到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