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後:有著世代感,卻沒有存在感

昨天看了姜思達《透明人》的節目訪問一位 00 後的小童星周漾玥,她舉止得體、侃侃而談,旁人反而心疼她的成熟。

身為 80 後,一個短暫被稱作年輕代表「七年級生」的產物。第一批 80 後即將奔四,最後一批如我也已經滿 29 歲了。

總悲觀地覺得,80 後的我們有著世代感,卻沒有存在感。

好比 2018 年的元旦,很多人在曬「我的 18 歲」,這個梗的來源其實是為了慶祝最後一批 90 後度過了 18 歲的生日,00 後宣佈正式「出道」。

曬 18 歲照片,其實跟 80 後沒什麼關係。

有人說 80 後是「一代有見識卻沒舞台的看客」,沒有發聲權、沒有代表人物。甚至,沒有人重視過這個世代在焦慮什麼。

2000 年房價開始漲的時候,70 後大概有一半都結婚了,甚至提前買房了。房價真正困住的,是 80 後;在趕上房價上漲的同時,也趕上互聯網的興起,好不容易跟上了時代的脈搏。

面對前面是你拼了命也卡不到位的 50、60 後,後面是出頭快、資源多、自信風發的 90、00 後,這群奔四的領頭羊,還在負重前進的路上;後面的 80 後,時刻感受著身邊 90 後 00 後帶來的壓力,步步也不敢鬆懈。

害怕慢慢被取代,但是好像取代早就已經慢慢開始了;又好像青春結束得太早了一點,一下子就進入了一種很委頓的半中年狀態,像是三明治裡面的火腿片,困在夾縫中被動推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