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誌》黃銘彰:「打動人心的創意,往往奠基於大量的資料爬梳與反覆的討論與思考。」

25485245_10213863616559801_1968833052_o

(某主編):「生日送你一年《The Affairs 週刊編集》怎麼樣,外加三本聶永真設計小本本。」
(某社運人士):「可以。外加手寫卡片。」

這是今年看過友人送生日禮物最送入心坎裡的方式沒有之一。

今天要講的不是週刊編集,是 The Big Issue Taiwan 大誌雜誌

以往對大誌的記憶總停留在街友販售、或是街友跟雜誌 50-50 的分潤(今天主編說,如果你向街友訂購《週刊編集》一年份雜誌,他們也可以再分到 400 元),或是雜誌封面都是出自聶永真之手的印象(封面的吸引力是影響銷售量最重要的因素之一)。

大誌相對其他紙本刊物來講真的是很神秘啊,特別想去了解更多,所以今晚去聽了大誌主編 黃銘彰 (Brian Huang) 的分享,聽到許多報導以外的小故事,值得。

隨手記了幾個有趣的點,跟社群有關的,很職業病——

(1) 大誌在發行前一天,通常會有個跟街友販售員的聚會,總編會跟販售員介紹當期內容,主要有兩個目的:第一是希望認識裡面的內容;第二是希望街友自己也能有銷售能力。同時也會幫當月生日的販售員慶生,場面很溫馨。

(2) 大誌的粉絲頁很少發文,只有在出刊的時候會發一篇文章,目的是通知大家出刊了。主編說粉絲黏著度很高。通常「月初」最好賣雜誌,因為粉絲團剛貼文。

還有一些冷知識,例如當初創辦人請聶永真設計幾款雜誌 demo 後,拿到英國 BIG ISSUE 的名稱授權。

一直以來都很佩服大誌在切入點的差異性,包含「故事」(雜誌與街友50-50分潤)跟「銷售管道」(街友販售員),還有它確實是一本很「美」的刊物。這時代不管是做社群或內容都一樣,大家對內容的質量要求越來越高,也喜歡看美的東西。一条 YIT 的 slogan 就是這樣講:「所有未在美中度過的日子,都是浪費掉的。」

雖然我現在比較愛《週刊編集》,在路上看到還是會一起買就是,選題不見得每期喜歡,但這兩本刊物的美感絕對是在水準之上。內容上,尤其特愛《週刊編集》的訃聞懷念跟婚訊,還有翻譯外電的一些新聞資訊。其實我喜歡兩本刊物的共同點都是可以看到許多不知道的有趣內容。

整場聽下來,我自己最大的疑問在於兩塊:「行銷(含線下跟線上社群經營)」、「讀者參與」。

根據官方給的數據,大誌一個月可賣出將近 3 萬本,不過黃銘彰也承認他們較少花在行銷上,畢竟在一開始的切入點上就足以讓人印象深刻,七年來累積的內容跟讀者的能量,更是大大展現在這次《週刊編集》的募資上。

擁有數量龐大又死忠的粉絲,卻幾乎零互動?所以當主編提到粉絲團的 23 萬粉絲黏著度高,但一個月只貼 1-2 篇文時,最直接的疑問就是「有沒有讀者參與是否重要?」黃銘彰也說,大誌對讀者的面貌其實是很模糊的。

後來跟主編小聊一下,大誌較少花在行銷上的原因,不管是線上經營或是各種跟讀者間的互動這塊,其實難題大多來自大誌把自己侷限在「社會公益」這塊,簡單來說大概是怕被人家說是在利用愛心做宣傳,所以才會有《週刊編集》來解套。不過我自己是覺得反倒可以利用這個點來做雜誌以外跟社會相關的內容策展,去將影響力跟讀者群擴大。畢竟社群的想像很大,不一定只能靠臉書。

「打動人心的創意,往往奠基於大量的資料爬梳與反覆的討論與思考。」

一直都覺得做社群內容跟做雜誌很像,都是在做內容策展。身為主編/小編的日常就是不斷的採集資訊,才有辦法在最適當的時間點推出最適當的內容。

謝謝 貌似實驗室 Mouse Lab 每月認真舉辦的小聚,每次的主題活動都很有趣,對內容有興趣的一定要關注一下粉絲頁啊。

最後不忘推一下《週刊編集》的募資,雖然現在已經超標到不知道幾趴了……….. 如果還沒想到什麼聖誕禮、生日禮的,送《週刊編集》一年份絕對是最有品味的禮物:https://goo.gl/KaUTQn (不是業配,是真愛。)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