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自強的練習題》:‪程序正義是一切正義,所有進去程序的人都是潛在被害人‬

螢幕快照 2017-11-16 下午1.55.08

從以前就‬很愛看福爾摩斯、柯南跟金田一,每每最期待的就是看結果是不是如自己猜測,但從來都沒想過,會不會哪次嫌疑犯突然說:「我真的沒有做。」後面會怎麼進行下去呢?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現實中的司法不比柯南的推理一樣,簡單又毫無破綻。

其實整部《 徐自強的練習題 》受限於那該死的規定,並沒有問到另外兩名被告(黃春棋、陳憶隆)的說法,更沒有被害者家屬的看法。但可以深深感受到導演在一面倒都是徐自強的素材下,又怕被認為是在幫徐自強說話,所以用了證詞交辯、用自己的身份去提問大眾的問題,還訪問了其他冤案的經手人。一邊相信卻也一邊質疑,誠實而強大的創作能量。

印象最深刻的一幕是在錄音檔裡,另名被告黃春棋對著法官說:「為什麼徐自強有交詰權我卻沒有?法律之前不是人人平等嗎?」那名法官回答:「我只是小法官,你要去問大法官。」

我說,徐自強是幸運的。還有很多人,沒有幸運到有把握能倖存於這樣的司法體制;甚至,沒人聽他們說話。

「誤判」這件事很弔詭,誤跟判都是出自人的意志,血淋淋的劇情翻轉,不僅是技術性的,還有人性。每個人眼中的真相都不同,如何自處?

看過一本書叫《靈魂不歸法律管》,台大教授寫的,當中印象很深刻的一段話——「法律對人在內心究竟選擇自己要做天使或做魔鬼,天生無能為力。靈魂可能背叛法律,也可能超越法律,在一樣的法律概念底下,是人心中的善念或惡念決定了法律意義的質與量。」

終其一生,徐自強都不可能說服所有人他是清白的,要我老實說,我現在還是沒辦法肯定的說我相信他無罪。可是所謂法官也只能根據事後的證據跟有限的資訊做出判決,所以整部紀錄片,不管是站在徐自強這邊的法官亦或是徐自強的辯護律師才都會不約而同的說:「我真的不知道他有沒有做,但證據說沒有。‬」真的好難,到底應該相信哪一邊?

「‪程序正義是一切正義,所有進去程序的人都是潛在被害人‬。」——一位同意 582 釋憲法官這麼說。徐自強們的案件,考驗的是我們對辯論制度的信任‬還有無罪判定的解釋程度‬。

還有一點是我揪結的,片尾字幕寫著:「被害人黃春樹一家失去對司法的不信任。」黃、陳兩嫌至今仍無期徒刑,整個案件似乎也被冤案搶過鋒頭,被害人的死成了陪襯,令人不勝唏噓。

我不知道誰可以還給被害人正義,是司法嗎?我想一定不是。這可能就是在徐自強案之外的一道練習題吧。

正片映後,有人拍手有人低聲啜泣,感動這部片被坐滿的同時,更在片尾名單看到許多熟悉的名字,‪深深佩服在司法改革的路上這麼多為之投身的律師跟法官‬‪,願意‬‪理解傾聽,願意在看不見盡頭的道路上,挺身而出,無懼而進‬。

「是誰不在第一時間釐清真相?」這是一句很深的怒吼,也是我從頭到尾好想好想問的問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