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一》:願我們都能溫柔而篤定地生活

19598626_10212451748903992_1156439541558752319_n.jpg

第一次看《一一》,我最喜歡洋洋,覺得小孩子都懂的大人們竟然繞了圈才懂;後來聽一位最崇拜的記者前輩演講,說她最喜歡《一一》的理由是「我也想當一次簡洋洋,告訴你們的後腦勺是圓是方。」覺得特別有意思。

長大後看《一一》,反而最喜歡 NJ ,明白了 NJ 的壓抑與善良,明白了你根本不知道你想要什麼,你只是活在別人告訴你的所謂正確的生活方式之中。電影反覆重述著你存在的意義,然後逼迫你面對去思考「你究竟想要什麼?」的現實問題。你有多不喜歡,但你卻還是照做了。

「人不可能讓另外一個人,去教他怎麼活下去,怎麼過日子,那是很悲哀的你知道嗎?」
——楊德昌,《一一》
 

《一一》的英文是 a One and a Two,忘記了確指什麼,打出來倒像破折號似的,意猶未盡的感覺吧⋯?讓人倍感親切,但又深刻得想讓人痛哭一場,兩次看完唯一不變的還是最後一幕洋洋的獨白,總戳淚點,大概我也是個壓抑的人吧。

嗯,果然是部「你所擁有的是怎樣的生活,你看到的就是怎樣的生活。」的電影,願我們都能溫柔而篤定地生活。越是溫柔的人,越是難被馴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