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鑰匙

某天一起回家時突然很想吃樓下的胖老爹,一致認同胖老爹的炸雞全世界最好吃。在嚴格的食物控管下,能放風吃炸雞太開心了。 走回家的巷口,我拿出了藏在包包已久的備份鑰匙。「這樣以後我不小心睡著,你就不會在門口等了。」拿到鑰匙的你看起來很開心。

「不是本來就鑰匙兒童,這麼開心?」只是打個備份鑰匙的我不甚理解。
『有一種獨立,真的住一起的感覺。』我的腦袋也開始想著那個畫面。

「但上頭還有機車鑰匙是怎麼回事?」不知道為什麼就覺得機車鑰匙也要順便打一份。

記得之前某次想去逛ikea,不喜歡坐公車的你嚷嚷著機車停在你家,「可以騎我的啊。」

每次停紅燈時你習慣性的會空出另外一隻手牽著,突然說句,「有兩台機車真好,一台在你家,一台在我家,要去哪都很方便。」

「而且我還可以載你。」我補了這句。

決議分手那天,你在我家住最後一晚,臨走前把鑰匙給我。你好像真的要離開我了。

「這個很重要,不能再放我這邊了。」沒想到最難受的是這刻。

【】皮夾

EAqZ4tCUYAMnd-o.jpeg

交往不到一個月,就送了他皮夾。

準備一起睡覺時,興奮的從包裡拿出包裝好的盒子。 扁扁的,皮革感用久顏色會很美,仔細介紹功能,有個小小的位置可以放sim卡。

:「妳是不是覺得我舊的很醜才送我。」
:『是。』
:「好像從高中用到現在吧。」

包包、皮夾、娃娃都是。念舊,很動人,可有時候也很煩人。

【】奶昔

看到奶昔突然想到。

還記得那天載他去諮商樓下後,看著他上樓就往誠品騎去,買了幾本想看的書,點了杯很久沒喝的奶昔,覺得太幸福了。 但幸福的點是很久沒坐下來好好安靜看本書,也很久沒喝到垃圾飲料,住在一起時習慣了對方生活方式,喝無糖豆漿習慣了,連可樂都會被倒掉。

接到電話後去載他,刻意把車停在比較遠的地方,即使他問要不要去打個招呼,我還是覺得做不到,他說沒準備好不要勉強。

換他載我到他喜歡的餐廳,停車時被發現偷買奶昔。「吼,偷喝!妳這樣害我好想喝!」也喝了一口的他卻嫌太甜。真的很甜,我也把它丟了。

餐廳口味我不是很喜歡,但整體來說是好吃的一家老店,他說爸爸很喜歡這間店。

吃飽散步走回牽車,記得那天有月亮有星星,影子拉的很長,兩個人的影子互相牽著。 你感覺我想問什麼沒問,騎到一半問要不要去唱歌,上次經過的那間投幣KTV。

明明應該很憂慮的我,聽到你的提議後,在後座超級開心,第一次一起唱KTV。平常我不太唱歌,覺得自己唱歌很難聽,你喜歡聽歌也很會唱歌,有次你還開了歌唱的app,雖然我那天感冒,還是錄了很多歌。 之前吃你很愛的漢堡店旁邊,也有一台投幣式KTV。

輪流唱了幾首歌,你在唱的時候,我發了幾個限動,偶爾還會點開來看,那天很快樂。 我唱歌的時候,你也悄悄的錄下來,雖然我一直叫你別錄,但你總說:「唱的很好啊。」

結束前,你說肚子不舒服,我說那我來騎車吧。

待一個很久很久的紅綠燈時,你看著我燥動著動來動去,把頭放在我肩上說:「妳現在是不是很想右轉?」竟然連這樣都被發現。

平安到家後,我整理了洗好的衣服拿在手上,剛好你從廁所走出來,無預警的用力抱了我說:「妳救了我,謝謝。」

「是你救了自己,我超想闖紅燈的。」你笑了。

如果說會想念的話,想念那些擁抱吧。出門上班前的擁抱、機車後座的擁抱、洗碗做菜時的擁抱、睡前的擁抱、不知為何就想抱你的擁抱。

「我以爲我們很好。」你這麼說。

我可以那麼堅決的提分手,除了那些不可改變的原因,還有我是真的經歷過、擁有過這些幸福,那就夠了。 足夠日後回想起來還會記得的快樂,足夠大於那些悔恨。事實證明,是對的。

偶爾復發的日常

未提供相片說明。

玩了「非預期懷孕」的情境遊戲很有感,男方態度很重要外,自身的成熟度也是。(推薦點開來玩👉https://reurl.cc/9nWdV

懷孕絕不會只有一方的事。若男方沒肩膀,在知道後就該離開,而不是當聖母以為可以改變對方,最後還來怪為什麼男方對下一任比較好。

對於這種聖母,自居受害者不打緊,但我對「不想讓男方好過」、「對前任的現任女友大方」而包裝出來的「善意」感到噁心,原本的同情最後只覺得這人不僅沒勇氣離開,這一切也都是自己蠢造成的。(基本上有這麼蠢的伴侶,我會立刻分手。)

對於這種只會逃避問題的人,還是會讓他遇到好女孩。但不用生氣,因為更好的妳也與他無關了。

不成熟的人就送給適合的彼此資源回收去吧。奉勸新男友,好好交往不要放生,給她幸福不要分手,不然這樣她的前任壓力會很大。

看到這邊你可能會覺得我沒同理心。不,我就是太多同理心才要去看心理醫生。前任的前女友就是拿這事來威脅尋死。

妳懷孕了他躲起來,是我造成的?
妳身體變差,是我造成的?
你罪惡感很重,是我造成的?
你的黑暗期,是我造成的?

要知道這世界上多的是沒辦法感受他人的人(也許我在他們心中也是沒同理心的人)然而發生這些事,我只能告訴自己,就當作自己走在路上被車撞到了,就是這麼衰,沒有原因。

「他可能太過於震驚了,或許在他心裡深處,他也知道自己錯了,但是沒有辦法接受是自己的決定所造成的,只好先把錯怪給別人。」

今天看到萱如動態很有感。為什麼這些人的懦弱都我來承擔?現在的我會告訴自己,人真的要硬起來,不要在那邊委曲求全,為別人多想只會讓人覺得理所當然,就算烙狠話或嗆回去,都沒有對不起誰。

『去理解這是一個遭遇「痛苦」而「情緒失調」的「暫時」時刻,而不急著用道理、用邏輯、用事證把對方逼死、或對「這個人是怎樣的人」下定論。』立寧說。

給你們去看心理諮商
給你接住她的情緒
給你們體諒跟理解

嘿,我真的努力過了。未來我還是會對他人同理,但對這些人,真的沒必要。

我們與惡的距離:當理解的人多一點,可能就會往人間傾斜一點

54523900_10217614113799888_6275263079940882432_o.jpg

上禮拜去看了一部期待已久的電視劇 《 我們與惡的距離 The World Between Us 》的首集試映,也有播出後面九集的精華篇。

這部戲講的是無差別隨機殺人案後,衍伸出背後加害者、被害者幾個家庭,不同立場、不同參與者的故事。

(導演說「我們拍這個故事的初衷,其實是想撕掉標籤。」但我自己在看的時候,可能是因為既視感很強,所以每個角色都像是被貼上既有的標籤一樣熟悉,角色設定部分沒有太多驚喜。)

#一個判決的確定#不代表案件的結束。」

這句對白在這齣戲裡面並不是一個很突出的旁白,卻讓我印象深刻。如果你覺得這樣就結束了,那你就很難會想去理解每個角色不同的處境。

我們常聽到有人形容說:『他心裡有個洞。』

要意識到別人心理有個洞很難,更別說是嘗試理解了;長大後,每每面對到我無法理解的事物時,我總會不斷回過頭反思自己的信仰,越是想不通的時候,越是只能安慰自己:「可能他也有麻煩的事情要解決吧。」結果反而是越能溫柔理解他人的人,就越不容易被世界善待啊😔

追索無差別殺人動機,是否真能阻止悲劇重演?這個答案我還不知道,但我會試著去理解別人心裡的「洞」,也許那就是「惡」吧。而所謂的惡,可能不是那些看得到的過錯,而是自己不敢面對的黑暗面。

會後有觀眾問道,這部片的播出可想而知會帶來許多「討論」,像是死刑存廢、加害者的人權、精神疾病、媒體嗜血等等,會不會擔心現在社會還沒辦法開始承受這些討論?

我反而覺得當下是個最適合的時機。這是個開啟對話、溝通的開始,如果不對話,不溝通,就什麼都沒有了。很感謝有這部戲去回應社會的問題,勇敢而堅定。

雖然沒有人可以真正了解一個人。但當一顆星星決定隕落的時候,是充滿徵兆的。我還是會相信,當理解的人多一點,可能就會往人間傾斜一點。

我們與惡的距離 The World Between Us
公視13台 ( MOD 公視、HBO 亞洲同步、Youtube 沒播)
每週日 21:00 首播,一次兩集。

原文: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10217614113759887&set=a.1641725398233&type=3&permPage=1

「變好」這條路

理科太太訪問 selina 那集很感人,也重新反思自己。我講的有職涯選擇、感情跟面對自己這塊。

我也以為我的身心、個性已經完全發育成熟了,可以面對沒認真接觸過的感情,但還是沒招架得住。在那段日子把感性的自己藏起來了,「犧牲」了感性的自己,很多情緒都不敢讓人知道。

我其實也不敢去面對職涯選擇跟自己這塊,我覺得我還沒想好,所以一直覺得自己的狀況很不好,連帶對感情也沒信心,以為對方會覺得自己無業遊民、每天都很廢——很怕被發現原來跟我交往,還要照顧我那麼脆弱的一面。

過去每次遇到不好的事,我就會關掉所有社群媒體,想要斷絕這些聯繫。因為我太習慣用社群,如果不關的話,我肯定會在上面發瘋。社群媒體是我的吃飯工具,是不能拿來發瘋的,是給你做形象接案子進來的;當關掉的時候,真正了解你狀況的人就會知道你非常的不好。

可能對我來說,「關閉」所有聯繫就是讓情緒發洩的方法之一。但大部分的人只會期待——要做社群?你的情緒跟工作效率可以穩定,不要隨便關臉書讓人找不到。仔細想想為什麼會有這些「反應」,可能是一些無形的期待造成的壓力吧。

我也很猶豫要不要在社群上揭露憂鬱跟諮商,後來還是覺得講出來好了,因為我並沒有那麼好,也沒有過的很好,工作效率也很低,情緒控管能力也很差。少了期待,壓力可能也沒這麼大吧。怕被傷害、怕自己沒有自制力,不如就封鎖對方。也是。

現在在我的身體、心裡都是新的東西。在進入 30 歲的這年有些辛苦,我給自己放了有生以來最長的假,還有最沒生產力的一段日子。我希望我可以找到了解自己,在建構自己,把自己的身心變得更強壯的步調,讓自己好起來。

成就感是共享的

對最近的我來說,工作效率慢慢回到軌道,像是打了個強心針。這種感覺,有點痛苦也有點過癮。不願示弱的好勝心,和因此被迫產生的執行力,推著妳往前。

過去幾個月,對生活對工作毫無動力,做事無法專注,心裡面總是思緒雜亂,嚴重到 delay 很多工作,最後做了人生沒想過的決定,付了違約金,好好的放空。

第一次感受到人生沒有工作壓力的一天。

那天我睡的很飽,去了全身按摩,吃了很想吃的橘色涮涮鍋,看了一整晚的影片,身體很放鬆,可是也很茫然,不知道什麼時候才可以回到原本的生活。

常常會掉入一種可怕的感覺,可怕到妳覺得自己好像被一個黑洞給吸住了,妳很想離開那個狀態,可是妳爬不出來,怎麼爬都爬不出來。

常常覺得做什麼事都會失敗,但以前的我才不會管失不失敗,最多就賠錢賠時間,再賺就有。但現在,不知道怎麼地很害怕失敗。

他們總叫妳要找事做,但身為 freelancer 沒事做就真的沒事做。越閒就越難過,但卻什麽事都做不了,只能難過。

楊若慈 看到我的狀況越來越不好,她跟我說「心流理論」,定義是一種將個人精神力完全投注在某種活動上的感覺;心流產生時同時會有高度的興奮感及充實感。

簡單說,你可以去做一些足以讓你進入心流狀態的事情,這樣會增強你心理上的穩定。

跟身心科醫生說的一樣,「成就感是共享的。」找有成就感的事做,慢慢做,專注做。我跟他說我已經在剪片了。

說來慚愧。很久以前就想做的行銷影片,現在做了,不是因為喜歡(當然也有),更多是為了治好自己的病情。

最近開始吃藥,吃藥沒有不好,請不用擔心。只是諮商師覺得我可以吃個藥讓情緒穩定點,所以他介紹給我他熟識的身心科,讓我來掛號拿藥。

藥袋寫著鬱症、恐慌、PTSD、社恐、焦慮失眠——感覺有點像是拿到一題很困難的題目,為了解出答案,我看了很多書、找了很多資料、去問已經解出來的人,然後慢慢地,每天一小部份一小部份地做,雖然不知道到底還要做幾天才會解出來,但我知道自己每天都在往那個亮處靠近那麼一點點。

「等待反擊的那天,妳到時候會變更強。」醫生這麼說。

說個笑話

想想還是覺得荒謬。

縱容這些事的還有個關鍵「幫凶」的角色,就是她的現任男友。‬

‪她的現任男友提了「促轉會」做舉例,說受難者家屬每年都要得到政府各種形式的撫慰跟道歉。女生對他要求每年都要生日禮物跟卡片是一樣的意思。‬

‪聽到促轉會真是太可笑了😂白色恐怖是強迫才有補償,感情是你情我願,沒有強迫,何來補償?真後悔當初沒提醒他促轉會不是拿來這樣舉例的,真的很丟臉。

‪她要他不能不接電話,否則就會傷害自己。她的男友解釋:「通電話接住情緒,是讓他面對所有問題的第一步,過去他做的是不聞不問躲起來,只是想要洗刷那些印象而已。」還強調「她的行為不是我現在很脆弱,想要依靠你,我知道如果是這樣的話,妳會很吃味的。」‬

‪無語。情緒不是拿來轉嫁用的吧?😂 通電話就能接住情緒?今天我打你一巴掌,明天摸摸你,就能洗刷昨天的記憶嗎?難道這就是所謂的補償?‬

‪補償的存在要有加害者跟受害者,這件事的受害者只有她嗎?一直以受害者自居真的很難讓人同情。‬
‪對我來說,他們都是在彼此還沒學會愛人時受害。

‪講難聽一點,妳都沒有責任嗎‬?只會怪他又怪他家人,如果這男人這麼爛,妳跟他在一起七年,是自作賤,不是別人做賤妳。

‪買鞋子時她要我前男友選色,她的現任男友解釋:「當時我也在場,她比較相信你男友的品味。」這跟你有沒有在現場什麼事,你自己說服自己還要來說服我接受?

‬她的男友解釋這種情感上的依賴是習慣,他們都交往七年,一時片刻改不過來。沒有人願意承認,其實她想要的更多是情感上的依賴,要他對她像他對我一樣。可惜妳不是我,妳一輩子也沒辦法體會到這些。

‪他總說:「妳要了解她這個人,才能解讀這些行爲。」也跟我解釋,他們的事是未爆彈,只是在他跟妳交往時爆發出來,還強調這些事都不是針對我,要我理解這些事,也總愛分析我:「妳會覺得妳在這些約定上面像是局外人,很像落單的人,明明妳才是女友,我猜測是這樣。」

最後他說:「妳來找我聊是正確的選擇,妳跟我聊完心情有比較好點嗎?」

😂😂😂

每個人都想當英雄,拯救心愛的人,但別以爲自己有審判的權利,希望你以後回頭看能搞懂自己說了什麼蠢話。‬

‪沒有病識感很嚴重,但幫凶也是推了一把。
自居受害者就能不斷給人新的罪惡感跟用懲罰的方式來對待他嗎?情商真的很有問題。
我現在最後悔的事就是沒有在一開始關閉我的溝通管道;
‪希望他們繼續在一起,不要放生彼此。

我離開了。
在這種種情緒施壓下,我也真心希望我的前任能渡過難關。‬

要變成全世界最勇敢的人

如果你有被情緒勒索或是在關係中受傷的時刻,怎麼面對跟處理情緒,想跟你分享我的治療過程。

從收到那封信開始——
他的前任(分手後已交新對象),看到他交新對象(我)後過得很不錯,也輾轉從別人那看過我在私人 IG 提到聽他講這段關係的想法,她寫來一封長信,細數過去怎麼被他以及他的家人傷害,後來發現原來他是有能力對別人好的人,想到過去自己為什麼被這樣對待,要他給她一個交代。

看到這封信的當下,我的心情很複雜。有心疼的感覺,可以想像她是多痛回想著這些;有不知所措的感覺,一方面是突然在沒有準備下被迫得到很多訊息、很多情緒;有憤怒的感覺,那是我的私人 IG,我的理解也是在於他的轉述,是不是找錯對象了;有不解的感覺,我更不知道原來被好好對待、被照顧、被配合這些事情,會讓另一個人如此難過,我做錯了什麼了呢?想著想著,我心裡總是很糾結。

有時候我也會想,為什麼我要接受這樣的情緒?我不是刻意忽視她受到的傷害,而是我也有我自己的感受。每一天當她說要自殺、傷害自己、要他寫悔過書、接受「補償」條件(訊息不能不回、未來每年都要收到生日禮物跟卡片)、不舒服的接近跟騷擾訊息,種種毫無病識感的情緒勒索是我每天被迫要接受的日常,甚至我常感受到滿滿惡意,常常我也會陷入同情的自我矛盾中。——

她經歷過這些,她知道怎麼讓他逃得離我更遠;
她經歷過這些,她知道這段過程如何讓人崩潰;
她不甘心又放不下,還要我也承接這些情緒,否則就是不理解她。

那段時間,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有時候我會心疼她,最不想傷害的也是她。所以當她希望我去加入四人討論,我都拒絕了,因為我無法解決她的問題,只有自己有病識感,專業的諮詢介入才有機會。我退讓,我理解,幫他們找能好好談話的場地,說服他引導她去看心理諮商,我也從來沒有口出惡言過。

我選擇提了分手,好像我願意放下,她就不用因為我的存在而感到崩潰,他也可以好好處理,不用顧慮到我的心情。當我決定要切斷的一刻,是那樣的痛。

最大的原因當然不是因為她,我理解她只是沒能處理好過去的情緒。他沒辦法處理才是分手的原因。

兩個人對感情觀程度不同,有時候不是他不愛你你不愛他的簡單命題,說得對方都無法理解,溝通起來也很累很無奈。我甚至能夠心疼他的無力,也可以理解他的選擇背後有他的難處,也尊重他的選擇。

過去這段關係當中,我表現的「看起來」理性,因為面對的是情緒失控的人,我心裡面極度抗拒不想也很怕做出一樣的反應。只是偶爾感性跟不上理性的速度,就會開始崩潰。我的狀況反覆地非常不好,常常會不斷自責跟難過,想知道自己做錯什麼,我覺得心裡面有很多地方受傷了。

我去找了心理諮商,想要找到造成傷口的主因,找出那些感受是怎麼來的,好好面對它、跟它相處、解決它,平復在這段感情裡受到的創傷。

情緒需要被解決。當我透露我有在看心理諮商的時候,意外收到很多朋友及陌生人的來信詢問醫生資料。只是面對這些情緒的心理建設要很強大,後勁會很強,畢竟諮商的過程都是自我揭露。

當醫生問我——
「妳也會覺得自己很不幸嗎?」
:「偶爾吧?」
: 「妳的不幸是指什麼?」
(想了很久)
: 「每次他在講這些事的時候,我很難受。」
:「難受是因為被忽略的感覺?」
:「她需要他,可是我那時候也很需要…我的痛苦在當時沒表現的這麼激烈,所以被忽略了吧…他覺得她很可憐,常常把她的情緒放前面…」
:「他的反應如果有保護妳,她其實就不會對妳造成傷害了,是吧?」

原來在這段關係中,他的「忽視」跟「不回應」是最大的創傷。我以爲我不開心的是她,其實最大的創傷來源是因為他。

「因爲妳比較堅強,她沒有妳理性,我真的很怕她去死。」
「她比妳需要我,她沒有我不行,妳其實沒有這麼需要我。」

想到過去那些話讓我更難受了,我的狀況更不好了。第一次有想要結束生命的念頭。我知道我已經到頂了,今天我的腦海裡都是「很想跟他說『你準備後悔一輩子』」很多很不好的念頭冒出來,我知道我這樣很可怕。很不想用藥控制情緒的我,今天第一次吃了藥,情緒平穩許多,睡了一覺後我決定紀錄這些痛苦的過程。

我知道我打出這些可能會有的結果。我寫出這些事情,我才不是什麼善良的人。我也一點都不堅強。但堅強的人不是不會受傷,是受了傷也不會去勒索、轉嫁給別人。

我只知道我比你勇敢太多了,你只是無法承受傷害了那個「比較不堅強的人」的後果。你要懂的東西還很多。

我想講的是,情緒需要被解決,當你發現你身邊有這樣被情緒黑洞吞噬的朋友,只要告訴他你會陪伴在她的身邊就好;當你發現你身邊有情緒失控的朋友,無法解決的狀況下,請帶他去尋求專業協助,並且陪伴他,等待他康復。很多事真的不是『想開一點』就能解決。

我的諮商過程只是我的個人經歷,我諮詢過幾個醫生,後來選擇這位醫生的原因在於他的頭腦跟邏輯很清楚,不會因為妳的描述而偏袒某一方。專業的諮商師會聽你說的小事,從中抽絲剝繭跟妳討論,最深層沒被探究的地方是不是覺得受了什麼委屈等等,讓妳更釐清這些情緒背後最在意(或者說沒被注意到)的癥結點是什麼。

我自己的感受是,「信任」與「誠實」能夠讓諮商過程更順利。可以的話,建議可以記錄下讓你心情起伏的事情,主要是事情經過和你的感受。你會發現自己不會因為做了什麼被評價,講什麼都可以。每次都覺得自己很糟的進去,談的過程也是很崩潰,但談完都覺得自己其實還不錯,好像又稍稍建立起自信了。

重建信任甚至相信自己是好的,但需要時間和一個很清楚這個心理重建過程的諮商師。每個個案的狀況和諮商師的學派、諮商風格都不一樣,如果有必要就去嘗試吧,遇到不對的諮商師隨時都可以換人。但心理諮商不便宜,這世界連生病都要有本錢,真諷刺。有需要的朋友不用客氣,也可以詢問我醫生資料,他最擅長的是親密關係、人際關係的處理。

親朋好友的關懷當然也很重要,但過多的關心可能也會造成壓力。有時,對陌生人,尤其是專業的陌生人,反而更容易傾倒出情緒,幫助找到問題,找到繼續下去的方法。在長期這樣的信任關係當中,會慢慢的卸下防衛心,學著像諮商師接納自己一樣,自己接納自己的體驗,然後慢慢的朝向自我實現。

如果你還在猶豫,可以參考這段對話——
「請問,該到怎樣的程度需要去諮商呢?」
『當你開始思考要不要去諮商的時候,就來聊一聊吧,沒有需要的人是不會想到該不該諮商的。』

「每個人都背負著過去,要卸下過去,如何處理過去,都需要一些時間轉換。練習處理一段關係,需要認清自己心中的恐懼、徬徨或不捨,明辨影響自己情緒與行為的到底是愧疚還是捨不得,才能讓這些關係完成自己的生命輪迴,進入被歸類成「曾經愛過的人」的儀式。」

我那時候在私人 IG 寫下的是這個。分手後我第一次回信給她,我跟她說:「希望未來妳好好照顧身體,善待自己,也希望妳可以找到一個讓自己可以好好處理過去這些情緒的方式。」我現在也這樣告訴自己。

「我沒有對不起誰。」我到現在還是會懷疑自己,我知道我要學的東西還很多。人有很多面向,負面沒關係,這些情緒讓你知道你會因為什麼而受傷,然後等他過去,也許要過很久,也許傷口還是會戳進肉裡,但要相信自己會撐過去。妳會變得更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