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得起錢的都可以當老闆

從當人家員工到創業,越來越能了解作為老闆跟員工的立場,尤其是中間的期待落差。作為老闆,我也希望身邊的人都是戰將,有時候我自己性子急起來,常常都會責怪夥伴不夠細心、做事沒有邏輯、考慮不夠全面或是沒把工作擺第一。雖然創業至今只有短短幾個月,但我在裡面學到的教訓多得很。

人會走在一起多半是物以類聚。但做事方式難免不同,更有效的溝通可以改善這困境,若有員工一開始達不到期待,也許他只是在錯誤的位置上,並不是他能力不夠。錯要指出來討論,但做得好一定要鼓勵。幫助員工找到他的位置,讓正確的人去做正確的事。如果留不下他,是因為你給的環境對不起他們。

你不能要求員工跟你有一樣立場,因為你選擇了創業,而他只是暫時選擇了你。怎麼讓員工心服口服,不是靠老闆這個職稱,而是你的實力跟腳踏實地。以上這些事情,當老闆扛不起來就不要當比較好。

It’s me everyday

螢幕快照 2018-06-15 上午3.36.58

之前推特很流行匿名留言真心話,像是sarahah、sayat.me。這些軟體之所以流行,是因為每個人都好奇別人怎麼看待自己。

這些匿名平台的出發點認為,「我們不得不隱去姓名,才可彼此坦承」,隱去姓名的前提在於,意識到這樣的言論自由是「必須負責的」。

面對sarahah、sayat.me這種自主性的留言平台,你擁有絕對的選擇權決定要不要用,如果你不堪匿名留言的毀謗或是攻擊大可直接關掉。

可是「靠北系列」不是這樣。

「靠北系列」之所以需要被正視且不該存在的點在於,他的運作方式是利用google表單、sarahah等匿名平台填寫內容,統一提交到管理員處,由管理員用「同一個帳號」在某個平台發出。

不同於假帳號或是匿名發文是獨立存在,「靠北」系列讓所有獨立分身「合而為一」,它讓所有匿名發言的人規避了上述的「責任風險」,導致受害者連想理論都不知道要找誰。

如同這張圖,更多的是指名道姓的發言。我甚至覺得,這樣的全匿名發言管理者,必須擔負一切法律責任。

I am trying to be a better person but some people are testing me. It’s me everyday. 當你在社交媒體使越受關注,你的體驗就會越差。躲在暗處的惡意是回覆不完的,但一個地方充滿惡意不代表善意不存在。

人來人往只是日常

當對方在疏遠你的時候,其實字裡行間可以感受得到。

經常隔天才回覆訊息、熱情的發訊息過去得到的都是好或是嗯,說「謝謝」的次數多了、不再主動聊天,不約了,不傾訴了,失去所有話題,連關心都變得陌生。

我總告訴自己別想太多,有些人可能就是天生不會主動聯繫他人。可能也說服不了自己了。最後我放棄了,變得不想理他,他寫的、他發的我都不感興趣,因為帶來的都是不開心,甚至不想跟他在同一個空間,我怕在一起的時候不知道要聊什麼。

人來人往只是日常。

奇蹟

還記得那天在八米開會,看著時程表跟反覆討論的人力、資源、預算,團隊裡面真正留下來做事的,不到八個吧,說走就走,或是掛名不出力的也有,後期是真的蠻絕望的啦。開會時隨口講了一句「如果可以完成這件事,我應該嫁的出去了吧。」到底要嫁出去比較難呢?還是公投過了比較難?現在猜這些答案也沒有用,年中還有個兩岸運營人大會呢。

這三個月來的日子就是一整天忙完年中大會,晚上到八米開會討論公投,從晚上八點開到凌晨,騎車回到家都累到不能動。明明就是異性戀到底為什麼要這麼辛苦啊,我他媽是不是上輩子欠了某個 gay 幾百萬沒還啊?

今年光是年中要達成的事項每一項都不容易:
・六月底前募到300萬
・八月底前募集30萬份連署書
・年底大選11/24爭取500萬以上同意票
8/5主辦年中大會,找錢找資源找人

後面還要說服群眾對反同三公投投下不同意票,以免即使反同三公投未通過,政客還是可以拿來作為立專法的藉口。

戰場多且艱困,看到身邊還是有人不斷努力著,阿苗跟奕萱忙選舉還要忙公投;姍姍今天光是聯絡字幕跟影片就忙翻;柏韋入了個募資大坑;還有語凡明明就可以好好當設計,連文案都要寫;還有Roy跟大黑,要教課還要生論述,還要邀約身邊所有老師來聽證會發言;還有超級辛苦的 Molly!

可能就是那句吧「這次我們有機會拿下民法,為何不試試看?」雖然總有一群推崇失敗主義的人,還沒做就在喊衰,不管結果如何,至少都盡了最大的努力,至少回頭看不會愧對自己,也深深感謝所有人一起做這件事的勇氣。

平權公投,奇蹟募集中:
https://www.zeczec.com/projects/Vote4LGBT/

keep away from..

今天興奮的練習蓋著大小章跟發票章,讓已作為老闆的友人覺得無言。以前都是我在幫我爸蓋發票章,現在蓋的是自己的,而且老爸的公司要收了(車花掰掰)。嗯,友人說,現在這樣算是老闆了,要有老闆的樣子。我到現在還是不願承認什麼老闆,我本來就沒有要創業。說真的,是從來都沒想過。會開公司只是希望後面要做的事可以順利一點。我每天每天都想去別人的公司上班,每天醒來都想放棄。要開公司還不容易,一千元就可以搞定。開公司真正的秘訣是什麼?是生存下去。

人家總說,能用錢解決的問題都不是問題。對我來講不是這樣,要講出「要不要借我10萬」像在跟自己的沒用低頭。這也是最近每天每天都在焦慮的事。今天朋友塞給我一大疊現金。拿著那疊現金走到電梯口的時候我哭了。

幸運的我在開口的時候還沒有被拒絕過。哭的點也許是感覺到信任,也許是別人對我期待。一個人總要靠成就跟別人的需要才有辦法活下去吧。有時候也蠻佩服自己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要去做一件很難的事情,一副有把握會成的樣子。不成也得裝個樣子。

我喜歡用「為理想勞動」來代替創業。至今我學到最多的是要想辦法解決問題,不管是作為員工或是作為老闆都是。有時候我覺得我越來越冷血跟勢利,我對那些可能在未來可能會吃盡苦頭的大頭症者冷眼,但我沒有想要告訴他們;我好想要賺很多很多錢,讓我自己過上想要的生活,讓我在乎的人過上好的生活。

還有我真的真的好討厭那些——話語聽起來帶酸、匿名背後的批評、總愛模仿你的人、指指點點你的人生、每天厭世只追求當下小確幸、說放棄就放棄、需要透過你的需要來完整自己的人,既自私又消耗你的善意跟能量的人。即便我還是可以假裝跟他們要好。但我還是盡量避免跟他們社交,也逃避面對他們的所有一切。當我放得下,我就再也不會被影響了。

《新創X品牌》周品均:東京著衣在推動便利取貨服務以及網路金流上的嘗試

34825406_10215335535516855_1916545665970733056_o

對前輩 Mayuki 周小葳 周品均的印象是從Wstyle 這個粉絲團開始,覺得她是個很有自信、很會做生意也跟小孩相處融洽的女強人,根本是每個小女生未來的模範,也因為想成為這樣的人,常常買她們家衣服;後來才發現她是東京著衣前創辦人,中間發生什麼事大家應該看新聞都知道,我對東京著衣的印象也是只停在營業額常常破幾個億的一線網拍。

看完書後,我最佩服的一點是這條「滿足消費者需求」,這點大家都會講,但實際能做到又能創新,甚至是挑戰消費行為的少之又少。當中令我最意外的是東京著衣在推動便利取貨服務以及網路金流上的嘗試。

還記得很久以前的網拍,剛流行有麻豆照片時,頭都是被卡掉的,那時候甚至還沒有「網拍麻豆」這個職業,只是當時有人覺得「有人來展示衣服很不錯」;東京著衣一開始就是這樣做(不確定是不是第一家),在當時把「全身造型」列入考量,佐以服裝雜誌的拍攝方法,方便顧客在瀏覽網頁時,可以參考更多穿搭建議。

現在習以為常的黑貓宅急便,在當時東京著衣希望能更快速、安全地將商品送到顧客手上,選擇提供「假日也可送貨」和「可指定送達時間」的「黑貓宅急便」作為物流首選,也是當時全台第一家使用「宅急便」專業配送的賣家。

在物流上,甚至發現一個原本沒有預想的情形,有許多不想把商品送到家的顧客,可能是不方便收貨,他們認為「既然超商可以寄東西,應該也可以把東西寄到超商後再去拿吧」,這些人便誤把超商當成 24 小時的取貨服務在用,經常要求東京著衣把商品寄到某家便利商店,由於當時統一超商沒有這項服務,反而造成雙方業務困擾。為了滿足顧客需求,東京著衣主動跟統一洽談,希望能共同開發一套提供網拍賣家寄貨到全台門市、方便顧客自取跟代收款項的系統,經過長達一年的開發,終於開啟「超商取貨付款」的服務。這項服務可說是間接促使網購市場蓬勃發展。

甚至當時網購平台還沒有線上刷卡的服務,只能以銀行轉帳或匯款的方式來付款,每到月底常有客人問說能不能延長結帳時間,等下個月領薪水之後再付款,於是東京著衣主動跟銀行洽談,既不設定刷卡金額的門檻,並且自行吸收刷卡成本,以及承擔必須等出貨後的下一個月,才能跟銀行拿到錢的資金周轉風險,成為第一家提供「線上刷卡」的網購業者,也意外推動網路金流的發展。

原本只是單純希望「讓顧客更方便」的心意,竟然意外改變網購市場的運行模式,看來即使行銷模式跟市場都在變化,但創造商機唯一不變的方式就是「針對顧客需求給想要的商品跟服務」。

過去的網購時代,因為有了便利的金流跟物流系統,讓整個網購市場更蓬勃,唯有挑戰消費行為,才有機會引發一整個世代的行為改變,創造更大的市場。這點在 Amazon、阿里巴巴上完全可以應證,對他們而言,零售不是只有「線上」、「線下」,還有「在路上」跟「送到家」。

非常推薦這本給剛要走上創業者路上的人,最近開始忙自己的項目之後才深深體會到做管理跟只是做事的差別,我很幸運在這個時候看完了這本書。這本書用周品均個人經驗,淺顯又深刻地讓人明白創業過程是怎麼一回事,一個要不斷想辦法解決一個個接踵而來的問題的過程。要找到自己的位置,首先要讓別人看到你有解決問題的能力,願意負責、敢於負責、且有能力負責。

( 書被我翻到凹凹的,拍起來真是不美ㄚ白費封面這麼美 >_< )

異女看《你找什麼?》:模稜兩可情感關係、展演與主流想像

看了電影才知道,原來「你找什麼?」是在男同志交友軟體中最常見的一句話,用來快速確認共識:找朋友?找感情?還是找炮打?

因為 周東彥 (Chou Tung-Yen) 導演第一次被問到「你找什麼?」時,幾乎不知道怎麼回答,於是有了這部紀錄片。他訪問超過 60 位男同志,交換透過交友 APP 背後彼此的生命故事,主題包含最初的動機、使用的經驗、APP 中的主流審美觀如何影響男同志的自我認同,以及個人對愛的定義。

這部片關係到社交(職業病 QQ),連結自身學習背景(社會學)與生命經驗(原 po 也是位使用交友軟體的朋友呢!),看的過程當中也有許多思考:

一、永遠不知怎麼處理的模稜兩可情感關係

交友軟體的出現,大幅影響現代人社交模式的改變。回想以前要認識一個人,還有無名日記、照片、批踢踢兔可以參考,現在雖然認識一個人的速度變快了,卻不長久。現在一秒用一張照片就可以左右滑決定你要不要跟這個人發展關係。某某跟我還會再約嗎?誰知道。在約會的最後,我們擁抱告別,並模稜兩可的表示要再「保持聯繫」。APP 的短暫任務圓滿達成,可我們卻總來不及在每段一言難盡中學會情感關係,然後又快速進入下一段,練習。

二、不只是性別、外型的分類

交友軟體上的個人檔案是通往見面的重要途徑。提到交友軟體,不外乎會去討論前後台的展演理論(使用者通常會在螢幕前建構出更有吸引力的自己,建構自我展演策略)。但我在看的過程當中一直覺得卡卡的是,展演理論看似都適用各種性傾向的交友狀態,但感覺同志交友的展演心境反而更為複雜?或許跟不只是性別、外型的分類(熊、貓、狗、豬等等/ T、不分偏 T、不分、不分偏婆、婆),當中外型打扮、性別氣質、性實踐、情慾互動關係也都是可以成為分類的依據和基準有關。這點跟異性戀很不一樣。

三、主流想像

也因為想要更受歡迎,即使 APP 上沒有明白書寫,使用者也會引渡日常生活經驗,想像社交APP 中的主流樣貌,迎向主流,扮演不主流扮演(非)主流/(非)主流扮演主流/消極者願者上鉤等等展演策略。放了裸背、人魚線還有一半的屁股蛋,所有自己的優勢部位。然而現實是,當走在街頭中、面對面,卻不曾有人回頭看過自己,反而更有了身體焦慮。這是我喜歡這部片的很大原因,看到在過去男同志族群中身體的缺席 — — 娘娘腔跟胖子,他們對觸發警告、安全空間的渴望,誠實面對情感的脆弱性,反而比其他所謂的「主流」,更加堅定什麼是「愛」的答案,實在讓人很羨慕呢。

來不及拍 郭宇庭 (Elvis Kuo) 出現在工作人員名單的那一刻,扼腕!嗚嗚,但好感動你能參與拍出這麼好的片 Q___Q

《你找什麼?》預告片:http://to.piee.pw/v-4219474

不負責觀察:面對推特的正確姿勢

因為 FB 的(ㄉㄨˊ ㄆㄞˋ ㄧㄢˊ ㄌㄨㄣˋ)審查機制,最近似乎出現了一股推特避難潮,而這些難民多半是臉書上專門吸砲火的意見領袖們。有些推友害怕會不會把五毛也吸過去推特,但我的觀察是推特上的五毛不比臉書少,這擔心可說是多餘的。身為資深推友,我也來從心態面的觀察分享一下 #面對推特的正確姿勢 吧。

首先是消極的氛圍。推友對於人生大多是「做不到很正常」、「原諒自己理解他人」、「這世界就是這樣」的心態,有陣子被消極的內容影響久了,還蠻想離開推特。你要知道,很多人都是一邊做死,但一邊也沒放棄過。

其次是距離感造成的錯覺。在推特上因為有距離感存在,常常瞬間會讓你感受到陌生人的好,也突然覺得這世界其實很溫暖。但卻也會讓你反省為何對親密的人總沒耐性,對陌生人卻很溫柔?我們一樣都為了要留個好印象跟口碑,要裝作一副和善、熱心傾聽,以期待獲得別人的認同跟喜愛。其實久了會發現推特跟臉書沒差別。

當然推特上還是有很多有趣的內容。我自己最喜歡看的是推友分享自己的生活、發現生活細節、從小地方得到快樂,還有跟家人相處反省每段關係這塊;其他就是日本推友常常分享厲害的攝影作品跟動漫、中國推友所處困境的美麗與哀愁(?)或是各種是日救星的美式幽默。

你在哪個社群就會習得哪套應對方式。不要太天真地把推特當樹洞(除非只有你自己看得到)或是讓你可以避難的地方。如果你沒意識到這些,逃到哪裡都一樣,只會覺得人生更難。

《嘉年華》:直視一種黑暗,能讓你更加珍惜眼前的光明

27540100_10214247833164976_2899968888272986488_n.jpg

《嘉年華》的題材雖為兒童性侵事件,但從頭到尾都沒有出現性侵者的臉,而是聚焦在性侵後以及周遭第三者的模糊視角展現。

導演的整部拍攝手法都一直把情緒壓著,用非常安靜的方式在述說著隱忍、克制以及壓抑,甚至連性侵的細節、性侵者的臉都沒有出現過,看電影前我以為我會大哭,但都沒有,就連想痛哭都找不到切入點,映後心裡卻堵了很久才散去那低鬱情緒。

有好幾幕殘忍至極,看得我非常壓抑又不寒而慄;像是媽媽衝進小文的房間發瘋大喊:「誰叫你穿這些不三不四的衣服,誰讓你這麼漂亮!」被搶去裙子,被媽媽拖到洗手間給剪短了頭髮——一個女孩就這樣被教會了什麼叫「蕩婦羞恥」,還是媽媽教的。

小文最後經歷三位醫生確立身體是否有性行為痕跡,宣判結果後留下眼淚,我到這邊才逐漸能理解受害幼童的心情,前面無法理解的所有不明白,包括孩子們為何在事後毫無反應,沒什麼特別明顯的痛苦跟傷心,甚至還冷靜地吞了隔壁班同學肚子痛時吃的藥,不懂「處女膜是什麼」,整個處於懵懵懂懂的狀態都有了答案——因為在這個時候她才徹底地理解了性侵在這個社會中意味著什麽。

這也是為什麼性侵兒童的案件更多藏在陰影之中很少進入公眾視野,而幼童性侵的報案跟破案率一直是最低的。我們不明白他們的明白。

還好,還有個很美的鏡頭,兩個被性侵的孩子在像是隱喻陰道般的兒童樂園迷宮裡開心地大喊跟探索,好像看到我兩個可愛的姪女在嬉鬧著,最後來到一個光亮的地方。

《嘉年華》的英文片名「Angels Wear White」很有意思,帶出片中穿著潔白洋裝、露著白色底褲的夢露。金色假髮、夢露是男性對女性的凝視。就像每個人在夢露腳上貼廣告,這沒什麼,片中想談的還有更多關於成長、關於對性的渴望與想像。

小文的爸爸是當中最「正常」的男性,面對到另一名被性侵女孩的父母帶來的和解請求跟 iphone,他憤而把菸熄了說「公道呢?」;面對到第二次驗傷時宣告沒有性行為痕跡的記者會,他憤怒,卻依然克制。我想起三色幼兒園接受採訪的家長說的話:「我真想燒了這個學校。」最重的話,不過就是這一句話。好善良,真的好善良。但就是這些善良、認命、不給社會添亂的人,承受著這些代價。

對於悲劇的發生,沒有人覺得自己有責任。這部電影真就是沒人覺得自己錯,現實裏就是這樣。在層層壓迫下,周遭的人能選擇的只有自保,根本沒有餘力去反抗。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理由,無解。但會讓你去思考當面對到這樣一個社會狀況的時候,一個人在社會中該如何自處的問題。

對於這些直指社會核心的電影,必須要得獎才能不用抽籤在台灣上映,但面對今晚九點場電影卻只有不到十人觀賞,還是在人潮最多的信義威秀,總覺得不該如此。畢竟有人說這部片正好借勢上了中國三色幼兒園的時事議題。我多希望他沒有借勢。如果有,那就更猛烈一些宣傳吧。這樣的片,是需要營銷給更多人看到的。

當每個人在社群上水準都普遍及格之後,要拚的不外乎是「資源整合」

其實我對臉書的發新聲明很無感,大概是我這個人既悲觀又樂觀吧。樂觀地認為,既然臉書調降了演算法,那大家起跑點還是一樣的,其實嚴格說起來變就還是不變;悲觀地認為,在人家的平台,要怎麼改也是人家決定的,不爽的話說不定只會得到「不爽不要用」的答案。

在意識到做社群不只是做貼文求互動、求分享後,我去教課也不再只是教內容的趨勢,而是教我自己在做什麼以及為什麼要這樣做。

後來,我開始做最多的事不是創意,而是找更多資源,最基本的是流量交換,怎麼談怎麼交換,可以去觀察對方需要什麼內容,或是找類型相近的媒體互相轉發,這是「交換流量」 ;第二是「經營人脈」,在你經營的領域上肯定有一些垂直的意見領袖,最基本的去攀關係啊,給試用啊,去刷存在感啊,有句話說:「你的學歷決定你的起跑點,但你的社交圈,決定你可以走多遠。」 ;第三是「媒體友好」,我的做法很土法煉鋼、很傳統媒體,看到競業露出或是翻翻報紙雜誌,第一步是把記者名字跟路線記到資料庫,臉書或估狗肉搜他,同樣也是打好關係,適時問候的同時並提供好角度好趨勢好觀察好內容;第四點很重要是「找合作」,不管是技術合作、內容合作、垮領域合作,各種可能、潛在的合作機會都不要放過,這點跟第二點的經營很有關,每次遇到新朋友我第一句話就是:「我手上的 ___ 可以跟你們試試看做 XXXX 嗎?」

簡言之,當每個人作業水準都普遍及格之後,要拚的不外乎就是「資源整合」。

最後附上吾友 Vanessa Lai 今天看一篇外媒報導的摘錄分享:「臉書新聲明對新聞媒體未嘗不是壞事,對尚未媒體化的品牌則是一次往死裡打的衝擊。因為新媒體相較傳統媒體思維,已經轉型成著重受眾所需要讀的資訊做內容策展,品牌如果只是繼續給自己包裝形象、做創意內容導購終究還是會被臉書演算法排斥的。

硬要去談一些臉書降低演算法解方,說真的我還真提不出來,花錢更是最簡單也是最偷懶不去思考的方式。社群走到現在了,只要有一定涉略程度,幾乎人人都對基本玩法套路駕輕就熟,希望大家都可以透過臉書新聲明好好思考社群經營到底是什麼。

原文發在這:https://goo.gl/dP9Wpj